斩春风

可她是命。

不归〔壹〕‖撒参谋x鸥姨太

前方私设,不喜勿入。
少女鸥与公子撒的二三事‖不会太长,估计五章以内结束战斗。
——————————
鸥记得那年见到他,也才十六岁。
花一般的年纪。
是冬天,那受了惊的马疯了似的拐过街角横冲直撞的便冲她而来。
若不是他。
〔这畜牲不识人性,让小姐受惊了。〕
他的声音这样温润,逆着光的身影让她一记便是这么些年。
他是如何知晓她的身份的呢?
仅凭一句〔多谢公子〕,他便寻着她的声找到了丽花皇宫,大张旗鼓为她奉上一匹良驹。
一等一的宝马。
〔公子说那畜牲惊了小姐,便将自己最喜爱的一匹马赠予小姐以做赔罪。〕
〔这马名唤笙。〕
大概自这日起,她的心便坠了进去。
这日的“名马赠佳人”闹得满城风雨,人道是这芒城中的“翩翩公子”也拜倒在这丽花皇宫的金字招牌之下。
她的名头从此便被正式打响,丽花皇宫为她而来之人络绎不绝,为她一曲便一掷千金之人也不在少数。
可她再没有见过他。
仿佛是他忘记了这件事,也忘记了她这个因他一个举动便得道升天的人。
日复一日,座无虚席却又处处空缺。
没有他。
是了,她算什么呢。
不过是丽花皇宫一个只要出得起价便能让她作陪的戏子,怎敢高攀了这芒城参谋长的公子。
可她总是记得。
记得他将她扶起时手心中的温度。
记得他望向她时眸中独有的温柔。
是她魔怔了吧。
她依旧在期待,期待那本不该她期待的妄想。
这人像是从她世界中席卷而过的一阵风,来得快去得也快。
渐渐的她也装作忘了他。
她与他本就只是萍水相逢,何苦妄作他念。
可偏偏,他又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出现,第二次救了她。
似从天而降的英雄将她从对她毛手毛脚的客人怀中一把揽过。
将她带离深渊。
〔今个儿场子我们家公子包了,各位明个儿赶早。〕
……
她怔怔的听着他身边的仆人似在说着什么,听不清。
好像是那时与她送来笙儿的人。
不重要。
她愣愣的抬起头只见他轮廓分明的面庞这样清晰。
〔自那时一别,小姐别来无恙。〕
咚——咚——咚——
谁的心呢。
悸动,止不住的悸动。
像一束光蓦地照进她心底某一个角落,瞬间花开遍地。
他唇角似是含着笑意,将还未缓过神来的她轻轻松开,自顾自倒上一杯热茶奉在她的面前。
她有些不敢置信。
〔你还……记得我?〕
话问出口,她顿觉失理,面上更是粉霞一片。
只听那人忽的笑出声来
〔小姐美貌,在下怎有忘却之理。〕
可你为什么这么久没来找我。
她在心内暗暗埋怨,却又被另一种东西将之前这么久的怨怼冲淡。
他见她怔怔的好似还没缓过劲来,只轻笑一声站了起来,理了理略微有些褶皱的衣衫笔直的站在她的面前,面上只余温柔笑意。
〔最近俗事缠身,现如今才抽出时间来与小姐一叙,望小姐莫要生撒的气。〕
有什么东西。
比之前更为强烈。
只随着他轻柔的话音一点一点渗进她的心里。
是什么呢。
她面上蓦地浮现笑容,是轻快,是明媚,是他初见时,令他心动的一切。
〔公子想听些什么。〕
对上她迎上来的眸,那眸子里的,他心甘溺死其中。
〔随意。〕
他语闭,她声起。
窗外莺莺燕燕,春光正好。
那是一个极其美好的午后,美好到哪怕多年之后深陷绝望的她都还能从这记忆里找到慰籍。
而如今,他与她的故事由此始。
却几乎——无疾而终。

评论(1)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