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春风

可她是命。

不归〔贰〕‖撒参谋X鸥姨太

鸥记得,那段日子这位声名在外的公子便仿佛卯足了劲似的要踏平这丽花皇宫的门槛。
为的,也只是听她唱上一曲。
那些闲言碎语,他从来闭耳不听。
他仿佛是将他温柔的所有都给予了她,从不逾矩,绝对的尊重。
他唤她‘小姐’‘姑娘’时是那样的柔和,有那么一瞬间她好似也变成了他口中值得他这般‘尊称’的富家千金,有那么一刹那,能与他相配。
那是痴念,是妄想,往往在他听罢几曲离开后,在她——被那些人恶心的称为〔被撒公子圈养的金丝雀〕时,清醒异常。
没有人会相信以他的身世,会如此的对一个烟花之地的女人珍之重之,可他确实如此。
他将她看重到哪怕是随军出行,他也会在头一个晚上赶来见她一面。
她还记得他那时忽的轻笑一声
〔不知为何,总想着来见你一面,与你说些话,叫你安心。〕
他的声音浅浅的,一如既往却又与以往多了什么。
是什么呢。
她无法分辨,也不敢分辨。
〔琐事我已经都给你打点妥当,有什么问题你唤个丫头去我府上找老魏即可。〕
〔我听说燕城的胭脂极好,这次去我给你带点回来。〕
……
她张了张口,隔了半晌却只能说出一句多谢公子。
他便是这样将她放在手心上珍视,连她自己都不敢去相信。
他仿佛是那个从天而降的英雄,救她于水火,免她惊,免她苦,免她四下流离,免她无枝可依。
所以她便在他起身准备离去的时候蓦地叫住了他,第一次未用那刻意疏远的‘公子’作开头。
只怔怔的看着他,大约是含着情意的吧。
毕竟,春日当头。
〔我等你回来。〕
她这样说着,这声音便带着美好,带着希望被他硬是强留在了记忆里。
在她心灰意冷的离开他之后。
在她死心另嫁他人之后。
〔公子,好不好看!〕
是她惊喜的将他给她带回来的耳坠戴上时,扭头冲他笑。
她眸子里的光啊。
叮铃铃——
窗头的风铃被夜风吹得清脆作响,站在窗前一动不动的人影在月光下,显得格外孤清。
〔公子可有心上人?〕
〔……〕
〔公子不说鸥也知道,肯定有。〕
〔你怎么个肯定法?〕
〔这芒城里多少人都恨着嫁给你呢。〕
〔……〕
……
〔那你呢……〕
人影轻轻的呢喃着,却是对着一片虚无,尽是叹息。
那时他没说。
那你呢,是否也想要嫁给我。
是否——也与我有着一样的心思。
可惜。
〔参谋,大帅有请。〕
〔恩。〕
转身大步踏出,今夜大帅邀他过府一聚,左不过是要商谈关于贾城的一再威迫。
噢,对。
他还能顺带见上一见甄家的六姨太。
恩。
见一见他如今都一直未娶的原因。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