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春风

可她是命。

不归〔肆〕‖撒参谋X鸥姨太

日常抽风性更新💢我都快忘记我挖的这个坑了😂坑多得想全部忘掉
————————
日子便这样一天又一天的过着,自从她生辰过后,她与撒之间,就多了一层朦朦胧胧的东西,说不清道不明,却令人愉悦。
或许这层东西很早之前便已经存在了,只是那一天之后,变得异常明显。
她虽清楚了自己的情感,却也十分清醒。
她从未存过,嫁与他的想法。
这与他喜欢她一样,是高攀,是妄想。
只要陪着他便好。
多一分,多一天也是好的。
她就抱着这样的心情与他见面,与他谈笑,与他分别。
那是她最难忘的时光,快乐到她差一点就以为,可以这样,一辈子。
可惜——
事与愿违。
……
〔这大晚上的,撒参谋不请自来怕是不太好吧?〕
〔……〕
与大帅商讨过后本应该离府的参谋此时却站在了甄家六姨太的屋子里。
不过隔了那屏风,只能隐隐约约看见那朝思暮想的身影。
〔你最近身子不大舒服?你知我府上的瑞医生医术是极好的,我叫他……〕
〔鸥自己的身子不劳参谋费心了。〕
她轻轻的开口似带着疏远的笑意将他打断,那烛火被风吹得忽明忽暗,连带着她的身影也模糊不清。
〔……〕
他说不出话来,原本在她面前能说会道的那个撒公子,已经不复存在很久了。
而原先一见到他眸子里便能盛开出花朵的她,也早就……不会再对他笑了。
他怔怔的站在那里,看着她的影子如何卸下头上繁重的头饰,看着她如何将盘起的秀发放下,她视他如透明。
她不想见他。
她怨透了他。
‘你再……给我一点时间……你信我一次……就这一次……’
他那时几近崩溃的声音,他求她,只求她别对他死心。
是她的一声轻笑,望着他充红了的眸子里,却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认命。
她笑,却笑得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一滴一滴似整个砸在他的心上,蔓延开去张牙舞爪地似梦魇缠绕了他今后所有失去她的日子。
‘我的公子啊,你……知道今晚,会发生什么吗?’
是她心碎的声音。
〔鸥……〕
他喃喃的唤她,他在指望如今的她怎么与他说话呢。
他也只是怀念,怀念那时,与他笑语嫣嫣的她。
只见她轻轻的放下手中的簪子,起身
〔若无事,鸥便不送了。〕
她说着蓦地吹熄了那烛火,自顾自的便上了床,自始自终,她连面也不愿意与他相见。
‘鸥不怪公子,只怪自己,没有这个福分。’
‘恕鸥只能陪公子,到此了。’

从那时起,她再未唤过他一声公子。
她终究,还是怨他了。
漆黑的房间里,明明是两个人的呼吸,却沉重得他连脚也抬不起来。
〔笙儿……死了。〕
他默默的,然后在寂静的屋子里荡开,他的声音,嘶哑而低沉。
那是他与她初见时,他赠予她的马,在她嫁进甄府时,连带着她与他的一切,一齐还给了他。
她什么都不要了。
他那时才意识到,她的死心,便是连他。
她亦是可以舍弃。
〔……〕
他能感觉到床上那人听了这话,呼吸有一瞬间的停滞。
可也仅仅只是一瞬间。
她依旧沉默。
可想想,她能说什么呢。
该说的,那天,她不都说尽了吗?
事隔经年,他却依旧希望她能对他说些什么。
哪怕是怨,哪怕是骂,只要她愿意再回头看看他。
他不怕等。
也等了这么多年,可那时温柔唤他的人,始终没有再看过他。
哪怕一眼。
‘鸥赌给公子的,是比鸥性命还要重要的东西。’
是他令她失望了。
他永远记得那日清晨,她孤独无依的身影就笔直的跪在他的府门外,瘦弱无助却又固执异常。
‘小姐快起来吧,这都跪了一晚上了,少爷不会出来的,你这跪坏了身子可怎么是好啊……’
她恍恍惚惚的抬了抬头,早晨间空气里的水分重得好似渗进了她的衣衫里,冷得她发抖。
‘他还是不肯见我是吗?’
‘小姐……请回吧。’
她怔怔的看着那扇门,只盼着它开,只盼着那人来。
可没有。
‘小姐啊……少爷,有少爷的难处啊……’
‘老魏……他真的如此狠心,连见我一面都不敢?’
她想笑,可无论她怎么弯曲那唇角却硬是挤不出半点笑意,她放下了她的骄傲,放下她在他面前努力维持的尊严,可他不见她。
如此狠心。
她像是听见了自己心里某些东西在慢慢的支离破碎,可她舍不得,用手去捡,就被割得满手的伤痕。
鲜血淋漓。
‘小姐啊,少爷不是狠心,是真的没有办法啊,自从那个消息传出来,少爷是几夜几夜的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少爷打小我就跟着他,从没见过他这样,少爷要是真有办法,断不会这样闭门不见的啊。’
她听老魏这样说,怔怔的,忽的轻笑出声来。
这声笑太呛,呛得她眼泪止不住的掉下来,落到地上像她即将要舍弃的东西,再也拼凑不回来了。
她原以为他是她这辈子的运,却最终成了她喉咙里咽不下,吐不出的那股子铁锈味。
〔公子救了我一次,两次——事不过三,对吗?〕
她轻轻的,像是在自己问自己,像是自己在要自己死心。
她应该早就知道了。
他这是……已经做出决定了。
已经决定,将她抛下。
也是,也只有她。
竟还,当真了。
可那些仿佛刻在她骨子里的年月
‘即是如此,那便劳烦魏管家帮忙带个话——’
她听见自己的声音,镇静得不似她自己,像是换了一个人。
〔这畜牲不识人性,让小姐受惊了。〕
他那时向她伸出的手,逆着光的身影。
不是换了个人,而是遇见他,她才变成了之前的样子。
是他告诉她不用逞强,不用掩饰,是他令她相信,他是可以依靠的人。
可当初的温暖有多么耀眼,如今将她抛弃的决绝就有多么无望。
那些日子里,他温润的声音,无微不至的照顾,成了她命里奢求得来的光。
原来,也不过是大梦一场。
‘让你们公子记得,三日之后,来甄府略饮几杯薄酒吧。’
她自地上强撑着站起来,推开老魏想要搀扶她的手。
那脚踩在地上跟针扎一样,可她走得很稳,只有那藏在袖子里的手,抖得不成样子。
‘鸥赌给公子的,是比鸥性命还要重要的东西。’
‘如今看来,是鸥输了,这命便更是不值一提了。’
‘鸥会嫁进甄府,以安大帅之心。’
‘这是鸥唯一能还给公子的。’
‘自此,鸥与公子,两不相欠,互不相识。’
他要将她抛下,她便更是彻底。
将一切都了断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你要舍弃我。
那我也不要你了。
她原本便是这样的人。
可为什么呢。
痛。
痛得她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了。
原来被人抛弃是这么难受的事情。
〔是我错了。〕
黑暗中,他终于等到她开口,却似叹息。
叹那段过往,她对他付出的真心。
〔是我期待了不该期待的,所以参谋不必如此。〕
〔……〕
他怔怔的,这一刻他突然不知该说什么。
说些什么,才能止住她的心灰意冷,才能让他有那么一瞬间的活。
〔回去吧。〕
她翻了个身,再次对他下了逐客令。
天知道原本的她,曾经活着的意义便是每日与他相见。
不要回头看。
她总这样提醒自己。
因为她总有心软的时候。
例如现在。
例如,他声线不受控制的颤抖。
〔我当初想娶的人,是你。〕
〔我……〕
〔请回吧。〕
她蓦地一下子打断掉他的勇气,黑暗里她仿佛都能想象到他突然黯淡下来的目光,她原先是多么倾慕着他眼睛里的光啊,可如今狠狠掐灭他眸子里光亮的人,也是她。
〔请回吧,我不想听。〕
可她依旧说着,用他最憎恶的语气。
平淡如水。
像她对他的心。
终究,全部熄灭。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