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春风

可她是命。

彼年(青宾,索宾短篇完结)

“罗宾,和我走吧。”

那一天,他这样轻声的说着,那声音有些许颤抖,生怕惊动了眼前这毫无生气的女人。

“索隆,谢谢你。”

她并不看他,只是动了动那已经干得起皮了的嘴唇,声如细蚊。

她直勾勾的盯着远处,海的尽头。

听说,他们把他海葬了。

就在这片海里,她所追逐的,她所珍视的,都在这里。

她,怎么舍得离开。

“你从这里跳下去有意义吗?他已经死了,你知道吗?”

山治大声的吼叫着,这里的风太强了,看着那瘦弱无力的身影在那悬崖上仿佛摇摇欲坠,他的心都揪紧了。

那女人好似有所触动,扭头,那原本已绝望了的眼睛,复又有泪涌出。

“我多想不知道啊,可是我知道,他死了,就被葬在这片海里。”

她原本以为不会再难过了,从知道他死去的那天起,她就已经痛到麻木了,无数个日夜,她已经习惯了。

“罗宾,和我走吧。”

那一天,他第二次这样轻声说着,声音有些许慌乱,却仍旧强压着保持理智。

“……索隆,你知道的,我不能走。”

她轻轻往前走了一步,她能听见海浪拍打在脚下的岩石上的声音,那样骇人的声响,席卷着索隆所有的恐惧,成为了那个穿着淡黄色连衣裙女人的背景。

“他一个人,会很寂寞的,你们走吧。”

“Onepice已经找到了啊!不是说好两个月以后集合继续出发吗?你让我怎么和路飞交代啊!还有乔巴啊!那家伙一定会杀了我的!”

“不,路飞不会的,他会明白我的。”

罗宾脑海里映出那在船上最后一天时,路飞和她说的话

“如果真的那么难受的话,就去吧,去找他吧。”

罗宾唇角勾出这么多天来的第一个弧度,眼里的泪顺着脸颊滴落下来

你看,连我的船长都看出来了我的难过,那么你为什么就忍心丢下我呢。

“罗宾,和我走吧。”

那一天,他第三次这样轻声说着,风真大,眼里都吹进沙子了。

“索隆,再早一点吧,下一次,再早一点吧。”

她含着泪,缓步退后,索隆眼里的她被泪水遮掩,用手用力擦拭,却只是徒劳。

他曾将她当作必须要保护的生命,如今却一步步看着她远离而去。

她要去找那个人了,心心念念,终于还是留不住她了。

他不是不知道这些年她日日夜夜备受折磨,苦苦支撑着自己和所有人一起完成旅行有多么艰难,他早就知道她想的,念的,都是那个人。

那胸口的疼痛好似要将他撕裂了一般,那是他那一天,第一次这样丧失了气力的低喃

他说

走吧,快去吧。

转过头来,在腾空的一瞬间,她终是为他转身了,只为他一个人,她笑了,像百合花一样美丽,却泪流满面

“剑士先生,多谢。”

闭上眼,感受着身体的下落和厉风从耳边划过的声响,罗宾在过往里兜兜转转,终是只剩下一个人。她又看见他了,她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了。

呐,真是奇怪啊,明明每次见到他,都是难以逃脱的劫难,明明每次都让她那样伤痕累累的啊,可是明明应该如此清晰的事情,罗宾却分不清每次噩梦时的相遇,是老天的惩罚,还是对她的补偿。

第一次见到他,她就没了家乡。

第二次见到他,她差点在他的手上丧命。

第三次见到他………

可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我就是……无法清醒呢。

呐,那时候的青雉大将,之后的库赞,你能…给我答案吗?

海浪声冲刷着一遍又一遍,那岸边抱头痛哭的人啊,又是谁啊?

又是那一年,罗宾十一岁

“这个人是谁?”

她指着报纸上那有过一面之缘的面孔问道

卖报纸的老人看了一眼,说道

“青雉,新晋的海军大将。”

“青雉……”

稚嫩的唇,反复的呢喃着,就在那个夏天。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