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春风

可她是命。

陷阱(青宾短篇完结)

叮铃铃……

模糊的意识被钥匙开门的声音逐渐唤醒,随之而来的还有清醒后全身的疼痛和虚弱无力的感觉。

她好似听见了……

“黄猿大将……这……”

“怎么?叫你开门,我在这,她能逃的出去?”

“……是是是……”

听到唯唯诺诺的附和声,女人感觉得到这暗无边界的牢房里,有人走进。

紧闭着眼,她警惕着周围的一切,她不是不想睁眼,只是实在是没有力气这样做。

“你就是青雉那年冒着危险放走的女孩吧?”

昏暗的地牢,那男人的声音响起,内容却让女人感到惊讶,瞬间睁开眼,艰难的抬头,直直的盯着那高大的人影,一动不动,在这压抑的得窒息的牢中,显得非常瘆人。

“…………”

女人暗自喘息着,身上原本为他而穿的衣服也丝丝缕缕破旧不堪,她一只手被海镂石手铐铐住直接拉起她满是伤痕的半身,而另一边的手仿佛是在炫耀世界政府的权威,并未给予任何束缚,可即便如此,那虚弱不堪的身体更加无法支撑,瘫坐于地上,显得十分狼狈。

那男人轻笑一声

“比通缉令上长大了不少呢,出落也越发漂亮了。”

那女人却好似什么也没有听见,依旧瘆人的一直看着他,带着威胁的气味,哪怕她如今什么也做不了,也依旧散发着可怕的威慑力。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男人败下阵来,无奈的靠墙而立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放心吧,不是每个人都能发现那家伙看似毫无规律的行走路线背后藏着的秘密的,而且……”

意味深长

“他现在也不在海军了。”

不在海军了……

女人慢慢垂下头,黑色如墨的秀发遮掩住她眼中复杂的情绪。

“多谢。”

女人吃力的开口,只见她干裂的嘴唇动了动,在这安静得令人作呕的深牢中却完全没有声音,只能凭借口型来判断她所表达的意思。

“为什么要来呢?聪明如你,明明你知道的,这只是个毫无意义的陷阱。”

黄猿一改之前调笑的口吻,竟带着几分认真。

陷阱……

女人在心里重复着这个词。

是啊,她早就知道了,这是陷阱。

赤犬上台,那人战败。

从处决青雉的消息秘密传到她耳里时,她就知道,这是一个毫无技术含量的陷阱。

可她入局了。

打扮成她最为美好的模样,抱着必死的决心,她知道此行注定见不到他,可她依旧来了。

她还记得被捕那天,赤犬脸上也露出少有的吃惊神色。

那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她曾亲眼目睹过他下令屠岛时的平静。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却对于她的自投罗网,异常的惊讶。

妮可罗宾被捕了。

那个逃了二十几年的恶魔之子在新元帅上台不过三月,就被捕入狱。

为什么要来……

罗宾重复问着自己,或许不过是追逐得太久,这一路上太寂寞了,而她……不想再寂寞了。

见罗宾低头不语,黄猿自顾自的说着,以一种回忆的口吻叙述着那些罗宾一直在意着的过去。

“我知道他当年冒险纵你离开,可在司法岛一战中,他却又不顾后果的想要抓捕你,甚至把那个令下放他人。”

“……”

“可是你不知道吧……”

黄猿拖长了的声音在四周回荡,罗宾已经有些昏昏沉沉了,可她听见了,黄猿说的每一个字。

“他穷凶极恶的追捕你,想致你于死地,可在他把令下放给斯潘达姆的时候,却强调着你的安全。”

不知哪来的力量,罗宾瞬间清醒,眼中闪烁着少有的光芒,看着黄猿。

“不用这样看着我,我也是从已经死了的小校口里听来的。”

说到‘死了’这两个字时,罗宾明显感觉到黄猿语气的冰冷。

“那小子无论做什么都随意而为,可在你这里,却反复无常,慎之又慎。”

黄猿甩了甩手,他明白一些例如赤犬不明白的事,所以赤犬会惊讶眼前这个女人的落网,而他却能站在这。

“这次对外并没有公布是如何抓捕你的,毕竟这样简单的招数说出去也没有几个人会信吧。”

“……”

罗宾唇角提了提,虚弱得不能再虚弱的笑容显得别样的动人心魄,黄猿看着却摇了摇头。

“疯子,两个都是疯子。”

听到这句,罗宾笑意更甚,竟有了力气将没有束缚的那只手抬起,在黄猿面前摇了摇,然后指了指自己。

“我是。”

然后又自顾自的笑起来,可她笑着没有声音,只能抖动身体,看起来十分可怕。

黄猿叹了一口气,又悠悠的开口,带着几分怜悯

“你这辈子是出不去了,有什么话……要我带给他吗?”

罗宾眼睛转了转,蓦然有泪滴涌出,滴落在她已经有些干枯了的手上,可她还在笑着,唇微微颤动,却不成句,脸上努力的挤出笑容,仿佛只有在提到他的时候,罗宾才会有力气,她摇了摇头,指了指自己,轻轻的摇了摇头。

黄猿知道她的意思,可配上她的笑容,却怎么也觉得心酸。

别让他知道。

她想说。

黄猿低头转身,默然无语,只理了理身上的衣服,他觉得自己这趟好像懂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不懂。

抬脚要走,就在这时,只听得一声巨响,烟尘飞舞,有光亮照进,闪得罗宾睁不开眼,可她感觉到了,那是久违的暖意,唇畔笑意渐浓

“我看不懂你摇头的意思,不如你以后解释给我听。”

熟悉的声音,那人就站在那里,如天神一般降临到她的身边。

细细有微风吹过,吹起罗宾乌黑的发丝,罗宾抬头,眼角有泪涌出,扬起一个动人的笑容。

她记得那年春天,这个男人放她离开,可谁又知道呢?

早在那个春天,她就再也没能离开过。

那人脚步逼近,巨大的阴影将罗宾瘦弱的身躯笼罩,从背过身的黄猿手里接过钥匙,打开禁锢着她的手铐,一瞬间,罗宾瘫软伏于地上,那人打横将她抱起,听着他有力的心跳,罗宾觉得整个世界都安稳了。

她悄悄的环上他的肩头,在他的耳边说着,那是她决心来时,便已经计划好了的话,是她这么多年坚守着的心意,漫上齿间,也觉柔情百转。

唇微动,风轻起

她无声的说着

“库赞,我爱你。”

他听见了,然后,灿烂的笑了。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