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春风

可她是命。

故人亡(苏凰殊凰玻璃渣完结)

“阁主……怎么样,宗主他……”

“他什么他,他要是再这样日日熬下去,三个月都撑不住!”

……

彼时梅长苏坐于帐中炉火旁,裹着厚厚的棉被,怔怔的盯着面前绘制详尽的地图,他现在并没有心思去管蔺晨故意让他听见的那些话。

想想,来这北境已然半月有余,起初来时,本以为要与大渝战个你死我活,然当他率军前来,除了几次边境上的小打小闹之外,大渝却再无动作。

梅长苏一开始只当是大渝在境外观望试探,趁着两军对峙期间,梅长苏迅速整顿了北境部队,重铸了北境防线。

这是他最后要留给景琰的。

一条可保大梁北境数年无虞的防线。

可梅长苏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他整顿防线,稳固军心都进行得异常的顺利。

要知道只要让梅长苏做到以上两点,那大渝便是万分之一的机会都没有了。

然而当他将这些事情全部完成之后,半月已经过去了,大渝依旧毫无半分开战的意思。

梅长苏开始心慌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越来越觉得不安。

特别是在他看着地图上的某个位置时。

北境……南境……

云南……

云南……

好似有什么突然闪进脑海,梅长苏蓦然一震,霍的站起来,手里捧着的手炉应声落地,而他,脸色煞白。

“宗主?!”

听到声响,蔺晨与宫羽提帘而进,但梅长苏仿佛看不见他们一样,一步步的走近那挂于壁上的地图,困难的抬起手臂,颤抖的手指划过大梁的各方土地,最后落在了云南。

几乎是瞬间,梅长苏仿佛置身冰窖,浑身冰冷。

“宗主你怎么了!”

宫羽拿起厚实的披风上前给他披上,梅长苏只是死死的盯着地图,面如死灰。

“长苏?”

蔺晨看情况不对,唤了他一声。

良久,梅长苏才怔怔的看着地图开口道

“蔺晨,黎纲回来了吗?”

他的声音很低,好似在对自己说一般。

“还没,不过应该快了。”

三天前,因着心中的不安,梅长苏特意派了黎纲出去打探消息。

不过现在他等不了了。

“蔺晨,快,修书,不,修书来不及了,给我备马,两匹,不,三匹……”

梅长苏自顾自说着就向外急步走去,看那架势好似即刻就要启程。

“长苏,你怎么了,要去哪?!”

蔺晨被他吓住了,一把拉住了他

梅长苏回手一甩,却像用力过度,身形一晃,好似就要摔倒,宫羽急忙上前扶住,她也被吓住了,她的宗主从来都是云淡风轻仿佛一切都尽在掌控之中的,然而此刻他却惊慌失措得如同一只无头苍蝇一般。

梅长苏一把推开宫羽,复又晃了晃,猛地咳嗽起来,蔺晨一把抓过他的手腕,同时将药丸塞进他的嘴里,梅长苏咳嗽未停,却突然反手扣住蔺晨的手,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他的骨节都那样分明。

“蔺晨,快,来不及了,给霓凰报信,南境危险……大渝……”

他话未说完,便有战报传来

战报很简洁,总结起来就只有八个字

南境无虞,郡主战死。

梅长苏站在那,一动也不动。

来人汇报完毕,却无任何声响,突然,也不知道他哪来的力气,一把抓起地上小兵的衣领,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满眼的惊恐全部暴露在所有人面前,看得人害怕。

“你刚刚说什么?”

他咬着牙,仿佛这句话都渗着血。

“…………”

小兵吓坏了,哆嗦着不敢出声,这次,连蔺晨都不敢说话。

喉头腥甜,梅长苏一把推开小兵,摇摇晃晃的向门口走了几步,一口鲜血就喷在了地上,然后仿佛突然没了支撑,向后倒去。

…………

一阵混乱,迷迷糊糊中,他听见了很多声音

宗主。

长苏。

苏哥哥。

他仔细的分辨着,却再也没有那一声兄长了。

霓凰……

昏迷中的梅长苏轻轻的呢喃着,卧于床榻之上,有泪滑落。

—————

清晨,云南苍山之中,有人影穿梭于林间。

有个身影站在墓前,一动不动。

“霓凰……”

轻轻的,他的声音颤抖着被风吹散。

他原先,就一直这样唤着她。

梅长苏慢慢蹲下,凝视着墓碑上早已经被他刻在心间的名字。

那原本是应该写在他们婚贴红纸上的名字。

“霓凰,我来了,我来云南了。”

他笑着说,却又红了眼。

他记得那天分别时,霓凰与他说,待战事终了,让他一定来云南找她。

他来了,可是他的小女孩没能等到他。

他仿佛体会到了当初霓凰失去林殊时的心情。

像是心里突然全被掏空了。

他不敢相信,霓凰就这样走了。

梅长苏想过很多关于霓凰的,想过自己死后,霓凰会寻一有缘人,携手终老,或是守着回忆过完一生,然后来世再续。

他想过霓凰下半生的无数种可能性,却独独没有想到,她会先行一步。

家国大义。

因为霓凰死于这样的大义之下,他连愤怒都找不到方向。

只有身临其境,才会感同身受。

他终能明白当初他对霓凰的那些残忍了。

她是在报复他吗?

他慢慢伸出藏在袖下颤抖的手,轻轻的抚上墓碑,指尖划过那名字,一笔一划,都这样仔细。

他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他不怕死。

然而他却害怕失去霓凰。

他尽着全力保她无忧。

他助她水战,又让百里奇助她把关,甚至连自己平反昭雪的计划,也不舍得将她牵入其中。

他就是这样的自私,他害怕霓凰受到伤害,却一次次的让霓凰因为他而伤心难过。

这是报应吗?

让他体验了霓凰的痛苦。

可是对他来说,爱情是那样的不可求,也求不得。

但是仍然会痛啊。

他也是人啊,怎么会不痛呢?

“霓凰……”

他哽咽着唤她,若是她还在,听到他这样的哭腔,只怕是要跟着一起哭了。

他站起来,坐到了墓旁,轻轻的将头靠在了墓碑上,好似丧尽了气力,再也站不起来了。

“霓凰,你慢点走。”

他低低的呢喃着,仿佛是在与恋人亲密私语,好似又回到了那天。

他骑着战马,她挎着宝剑。

“此生一诺,来世必践。”

霓凰,下辈子你会在哪呢?

我找到你的时候,你会记得我吗?

梅长苏这样想着,也就缓缓的闭上了眼。

家国,山河,兄弟,朋友,他都再无任何亏欠了。

唯一遗憾的,只有当时,没能陪她一起长大,仅此而已。

山中有风吹过,树梢被吹得沙沙作响。

“你是哪家的?”

“我是随我父王进京的!”

“穆王爷家的?”

“我叫穆霓凰。”

“林殊。”

他浅浅的笑着,呼吸渐渐沉了下去,他就这样静静的靠着墓碑,仿佛只要这样,就能陪着那记忆中笑语嫣嫣的人,一起到老。

end


评论(19)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