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春风

可她是命。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苏凰殊凰糖!!糖!!)

“姐……你别喝了……若你真的不喜欢,明天我就进宫去给皇上说,他……”

“穆青,你哪里知道我们这位皇上呢。”

……

月色明亮,金陵城中穆王府的一处水榭,穆家姐弟正把酒言欢,哦,不,借酒浇愁。

“姐……”

穆青坐在一旁有些焦躁的看着坐在对面已经脸色通红了的姐姐,他想抢她手里的酒壶,却有点畏惧。

“穆青,他不会允的,此次进京,他不是想把我嫁出去,他只是想削我的权罢了……”

霓凰头有些晕,抬起酒壶,又灌了一口。

“可是姐,他这是在逼你嫁……”

“穆青。”

霓凰笑着打断了弟弟的话,然后抬头看着他,眼神深邃,意有所指。

“你要知道,云南离金陵太远了……”

她喃喃的说道,似又想起什么,猛的又喝了一口。

穆青鼓起勇气,上前一把抢下酒壶,至于他姐姐为什么会这样,他也是知道一二的。

“姐,其实皇上选的这个蒋家公子……”

穆青悄悄观察着姐姐的脸色,话也说得小心翼翼。

“哦?原来他姓蒋?”

霓凰微眯着眼,略带嘲讽的笑了笑。

还有半月,她就要过门了,然而到了现在,霓凰才搞清楚这位被皇帝硬塞给她的将来夫婿的姓氏。

“姐姐……其实……”

“青儿,我觉得他没死。”

“啊?!”

穆青猛的瞪大了眼睛,他知道他姐姐意指何人,可是……

霓凰侧头,望着水榭外灰蒙蒙的天空,眼里有什么在汹涌翻滚,沉默了半晌,她复又开口

“若是他死了,为什么这么多年,他都不曾入我的梦来。”

她的声音低低的,好似在说给自己听。

“姐……林殊已经死了,十三年前就死了。”

穆青不忍心,可是他不得不说,他希望自己的姐姐能够面对现实,这么多年,她够苦的了。

他见过霓凰在战场上英姿勃发的身影。

他见过霓凰在阳光下明媚爽朗的笑容。

可就是这样的穆霓凰,云南穆府的当家人,十万将士的统帅。

穆青见过,就是这样坚强的家姐,在夜晚无人时分,看着那些已经泛黄了的书信,泣不成声。

他不记得林殊长什么样了,那时候他还太小,长大以后,他也仅仅知道林殊与他姐姐的那一纸婚约与当年的赤焰旧案。

不过也都模模糊糊,并不详尽。

因为无论是谁,提及这桩旧案,都避之不及,他多方打听,也未有结果。

也只是知道,他姐姐原先被许配的那个林殊,战死沙场。

“是了,他死了,他一定是死了,若是不死,十三年了,又怎么不来找我呢。”

霓凰怔怔的摇了摇头,抬起酒壶,一边说着,一边将酒倒进口中。

“他怎么就不来找我呢……穆青,你说,他是不是忘记我了。”

“…………”

穆青越发憎恨起那个林殊来。

他的姐姐,一直都是笑着的。

每次,都是因为那个已经走了十三年的人。

十三年了,为什么还不放过她呢。

霓凰沉默了很久,然后硬撑着站了起来,穆青立马上前扶住

“他答应我的,穆青,你知道吗,他答应我的,他说他会回来……他说……”

“姐……”

穆青低低的喊了一声,他不忍心听,这些都是他姐姐的伤疤,他心疼。

霓凰抬起头来,怔怔的看着穆青,泪突然就落了下来。

穆青一看就急了,手忙脚乱的想止住霓凰的眼泪,却突然听见霓凰的声音传来,闷闷的,带着哭腔。

“他是真的不会回来了吗?”

穆青听得心酸,眼眶也红了。

他的姐姐何时这样过,就像一个小孩子一般茫然无措。

穆青轻轻的握住了霓凰的手,那是拿起刀剑就可斩将夺帅的手。

“姐,我们不嫁了,他不就是想要兵权吗?给他便是,我们回云南,我早就不想在这呆了。”

穆青眼神坚定,他知道霓凰的不容易,所以更加不舍得让霓凰难过,他姐姐已经为了穆家,为了他,付出了太多,他不能再把霓凰的幸福也赔进去。

可是霓凰却似突然清醒般笑了,笑得那样的无奈

“就算推掉了这一桩,那下一桩呢?”

“陛下不会轻易放我们回云南的,他的手段,我是知道的。”

穆青听得她这样说,有些无力。

霓凰看着她这个幼弟,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扶我回去休息吧。”

“姐……”

“我迟早是要嫁人的,那嫁给谁,什么时候嫁,有分别吗?反正……”

霓凰手下一顿,眼眶又有些湿润了,她却笑了起来,穆青听来,有些悲哀。

反正,不会再有有缘人了。

她如是说着。

————

在这世界上的某个地方,也是有人并不能入睡的。

“怎么样?”

“宗主,已经查探过了,蒋氏一族并无不妥。”

“……”

站在廊下之人没有说话,只是出神的看着廊下挂着的花灯。

回禀之人突然被扇子从旁一敲,闪身从屋内出来一人。

长发飘逸,明眸闪动。

“我说你就是蠢,这种时候你就该说那蒋氏一族奸淫掳掠,无恶不作,不然……”

那人略带打趣的看着廊下的人说

“不然你家宗主又哪有借口破坏别人的大好姻缘呢。”

“蔺晨阁主……”

“去去去,下去,给我和你宗主弄点下酒菜来,我今天刚得了一坛上好的女儿红……”

被称作蔺晨的男子推搡着就将那禀报之人退了出去。

“你别以为是给你喝的,我是来让你看着我喝的,老规矩,你喝水。”

蔺晨自顾自的说着盘腿就坐下来,待他坐下后才发现那人并不理会他。

好似根本没有听他说话。

蔺晨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唉,我说你啊,就是太闷。”

那人慢慢将视线从花灯上收了回来,似有无限感慨。

蔺晨手里转着酒杯,略有兴致的盯着杯子

“舍不得呢,就去抢回来,某些人呐,就是想的太多,自寻烦恼。”

他终于引得那人注意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那人淡淡的看着他说,然后走进屋子,在蔺晨的对面坐了下来。

“我的梅大宗主,美人可是不等人的啊。”

他似有所指,那人也不去理他,只当他胡言乱语。

“算起来,从我们这到金陵城,应该也需要些时日吧,若是快马加鞭……”

“蔺晨,你在胡说什么。”

他面色有些苍白,看上去冷冷的,有些严肃

“你这个人怎么就是不听劝呢,你就真的看着霓凰郡主嫁给那个世代从文的蒋氏?”

“…………”

那人没说话,蔺晨好似觉得他不说话是被说动了,接着又说

“其实现在启程走金陵还来得……”

“蔺晨。”

那人喊了一声,打断了蔺晨的话,好似全不在意一般抬起水杯喝了一口。

“得得得,我不管了,行了吧?等半月之后,我看你就后悔去吧。”

蔺晨有些赌气的抬手倒酒,却听见那人的声音传来,竟没有再逃避这个话题

他说

“也未必不好,我已经困了她十二年了,只盼着她能平安喜乐……而且……”

他低沉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他抬眼看着蔺晨,前所未有的认真

“我不再是原来的那个林殊了,我有太多事情要做,又何苦再拖累她的后半生呢,你说对不对,蔺晨。”

蔺晨抬头看着他的眼睛,沉静得似一潭死水,看得人心里发慌。

“那就让美人被老皇帝逼着就嫁出去了?这可不是她自己选定的姻缘啊,可怜,这被天子下诏钦点婚配两次的女子,也是不多见啊……”

蔺晨有意无意的在戳那人的痛处,只望能激起他一丝不甘,果然,那人听得这话,手下一滞,沉默了半晌

“若是霓凰真不想嫁,皇帝如何奈何得了她,不过是一拖再拖罢了。”

“这才是最可悲的啊。”

蔺晨迅速接过话头

“说你不懂女人心啊……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

蔺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眼神看着对面的人沉了沉

“这是死了心,断了念想了啊。”

“…………”

蔺晨看他低头不语,也不再多说,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衣裳,似要离去。

“长苏啊,以后之事,何人可测,人生苦短,自该遵从本心,不留遗憾才好。”

他说着,踱步走到门口,余光看到身后那人好似在发呆,又好似在思考他说的话。

微微叹了口气

“酒就留给你了,今日允你饮一回,至于别的,自己斟酌吧。”

徒留一室清冷,月光倾泄进来,撒了一地。

——————

霓凰愣愣的看着这从早晨就送来的这件火红嫁衣,她好似看得入迷了。

她记得,很多年前,她也曾期待过,盼望过穿上这样一件嫁衣,然后……

然后怎么样来着。

霓凰突然觉得胸口有些闷,便不再看了。

她走出房间,因着霓凰并没有把这婚事放在心上,左不过就是拜堂成亲,所以连穆青也甚是冷淡,哪怕离婚期只有三天了,也就穆府的下人们忙得天翻地覆,人们只道她穆府上下张灯结彩,好事将近,也只有她们两姐弟乐得清闲。

霓凰刚走到前院,就看见穆青拿着剑正在练习。

虽不精通,却也流畅。

霓凰笑着走上前去,穆青看见霓凰到来,持剑拱手道

“姐姐。”

霓凰接过他手里的剑

“你刚刚这招应该……”

说着便示范起来,她舞得认真,穆青看得也认真。

只是他很早以前就注意到,他姐姐在舞剑时,笑得最为灿烂。

他不敢问。

“记住了吗?”

霓凰一套舞毕,将剑交还给穆青

“记住了。”

穆青乖乖的点了点头,霓凰笑了笑,背着手向府外走去

“姐!你去哪!”

霓凰背对着穆青招了招手

“不用等我用晚膳了,你自己吃吧。”

金陵城的街道永远都那么繁荣热闹,置身其中,霓凰竟安下心来。

“霓凰!你看!那有卖糖葫芦的,你要吃吗?”

“要吃!”

“喏,给你。”

“哈哈哈哈哈哈,你怎么吃得满脸都是!”

“啊?别管这个,你也吃。”

……

霓凰走向那个吆喝着卖冰糖葫芦的小贩,掏出银子,自己拿了一串。

拿着吃了一粒。

为什么是苦的呢?

霓凰笑着扭头,又看见一个角落聚集了围观的很多人。

“霓凰,你拉紧我,一会儿被冲散了。”

“恩……”

“霓凰你看!那个人是不是很厉害!”

“恩!”

“哈哈哈哈哈我告诉你,我和景琰都会!”

“是吗?!那你回去表演给我看。”

“……好好好。”

……

霓凰苦笑着摇了摇头,将视线从杂耍团那边移开,或许是快出嫁了吧,这段时日,记忆又开始鲜活起来,分明异常。

她一个人走在这样热闹的大街上,无论是卖小玩意儿的摊子,还是迎来送往的茶楼,霓凰仿佛都能看到当初那个少年带着她四处游玩,夸夸其谈的身影。

她记得那是她初到金陵的时候。

后来?

后来又发生了什么呢。

霓凰不去想了,她觉得果然是惯了一个人,这样吵闹的地方已经不适合她了,突然她想起了什么,印象里,那是一个风一吹,就会有草香味的地方。

霓凰借了马,出了城。

十二年未来,此地竟还是这番模样,若说有变,不过是树林更加茂密,河流更加湍急了而已。

霓凰将马栓好,她绕了一圈,然后在一棵树下坐了下来。

她记得,她就是在这里与他练剑,他会像自己教导穆青那样给自己示范,霓凰也乐得休息,蹲在树下,看他舞剑,常常两人在这一呆,也就是一天。

她们经常坐在她如今坐的这棵树下,那人会给她说祈王哥哥的理想,景琰的倔脾气,还有他自己的抱负。

霓凰仿佛现在都还能看到那人那时候眼里的星光。

她靠在树上,一个恍惚,好似就回到了那些悠闲自在的时光。

霓凰,我要出征了。

我知道,父王已经告诉我了,可是刀剑无眼……

霓凰,你不要担心,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很快是多久。

很快就是…应该赶得上陪你挂花灯吧。

那你快点回来,越快越好。

是,我很快就回来,等我回来,我们就成亲。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听不见……

你……

……

霓凰闭着眼笑着,泪却落得又快又急。

他说的很快就回来。

竟是十二年。

除了他的死讯,就连尸骨都未曾等来过。

她怎么相信呢。

那个答应了回来娶她的少年,那个往来不败的将军,怎么会死呢。

“林殊……”

她将头埋进两膝之间,喃喃的念着他的名字,风一吹,又散了。

这怕是她最后一次了。

你再不回来,我就要嫁给别人了。

霓凰绝望的想着,可是她知道,他不会回来了。

“这位姑娘,是哪里来的?”

一阵风吹过,霓凰的哭声蓦得止住了,她瞪大了眼睛慢慢抬头,似不敢置信。

记忆里好似有什么重合在了一起

那个午后,那个少年。

“你是哪里来的?”

“云南,我是穆家的。”

霓凰颤抖着声音,合着记忆里的对话,近乎崩溃般的回答着。

身后之人轻笑道,声音却也莫名有些哽咽

“在下来自江左,不知,郡主是否还认得旧人。”

霓凰噬着泪,她不敢回头,怕惊了故人的魂魄。

“旧人……你……”

“霓凰……”

他终是开口唤她名字,霓凰一听,泪便止也止不住。

“还喜欢吃糖葫芦吗?是不是还会吃花了脸。”

那人一步步的走近她

“杂技还想看吗?我表演得可好了。”

“你的剑法如今如何了……可有好好练习吗?”

那人说得悲伤,听了让人心酸得紧。

霓凰眼前好似走马观花,一幕幕浮现。

那个人说

霓凰你不要担心。

那个人说

能赶上陪你挂花灯。

那个人说

霓凰等我回来,我们就成亲。

他终是走到了霓凰的身后,然后停住脚步,连声音也开始颤抖起来

“霓凰,对不起。”

霓凰哭着笑了,似是不敢相信,却又不得不相信,她挣扎了几次,才怔怔的开口

“上元节快到了呢,今年,你要陪我挂满整个王府的花灯。”

如果这是梦,那就永远也不要醒来了吧。

“好,我陪你挂。”

霓凰用手一抹脸上的眼泪,回头扬起一个明媚的笑容,双手环住他的腰,扑进他的怀里

“如果这样,那我就原谅你了。”

“霓凰,让你久等了,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林殊哥哥。”

——————

蔺晨站在暗处轻笑,他到底是该为自己任性一次了。

他扭头看见飞流直直的盯着远处相拥而泣的人,一把扇子便敲了过去

“臭小子,看什么看,走了。”

“苏哥哥!”

“苏什么哥哥,要想你苏哥哥不操心,就跟我走。”

蔺晨走过飞流身旁,背手向金陵城的方向走去

至于蒋氏嘛,蔺晨扬头一笑

长苏,你可又要,欠我一个人情了。

end






评论(9)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