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春风

可她是命。

风吹(卫练凤练短篇完结)

“你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跟着我,我会还你一个更好的韩国,一个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大的韩国……第二个选择……”

“我选一。”

……

或许从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我今后的命运。

树下的女人悠悠转醒,凤眼微微睁开,有一丝迷茫闪现其中,却在看见身前背对着自己的那个身影后,蓦然清醒。

“你醒了?”

“嗯。”

“那就走吧。”

……

女人没有问去哪里,也没有多的异议,只是安静的跟在他的身后,穿梭在树林之间。

她总是这样,暗暗的注视着他的身影,仿佛只是这样就能寻到这兵荒马乱的世界中唯一的一抹安稳。

突然她感觉到身后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袭来,然后轻声开口道

“卫庄大人,白凤来了。”

“嗯?”

男人果然停下了脚步,驻足等待来人回禀的声音。

不出所料,那旁边的树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面色俊冷的男人,他先是漫不经心的看了看跟在卫庄身后的女人,然后冷冷的答道

“刘邦今日登基。”

虽只有短短几个字,却让那个女人身子微微一颤,只见她紧抿着红唇,脸色苍白。

卫庄良久不发一语,阳光透过树叶窸窸窣窣的散落在他的身上,仿佛让他的身影都有些淡了。

“卫庄大人,我没事。”

女人好似知道什么,强挤出一抹笑容,虽然她知道,卫庄看不见。

就像这么些年,她的真心。

白凤站在树上,厌恶的看着女人脸上违心的笑容,虽然他并不知道真正的笑容是什么样子,但是他想,或许应该像那次卫庄失踪后又再次出现时,那女人的泪水。

可是不是很奇怪吗?那次明明她在流泪,白凤却能感受到她的欣喜,可这次她明明在笑,白凤却只觉得悲伤。

过了许久,那前方的白发男子才低低的说了一句

“走吧。”

没人知道他刚才在想些什么,他自顾自的向前走去,留下了女人和那站在树上冷眼旁观的白凤。

“当做一场游戏吧,会轻松很多。”

白凤没有看她,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身影就已经在十米之外了。

那女人抬头,跟着他们的脚步继续向前,她注视着那个永远不会回头的身影,好似一切都是值得的。

但她刚走了几步,就突然警惕的回头,手已然抚上了腰间的‘赤练’,她没有出声,她不想让卫庄的脚步停下,作为‘流沙’的成员,她还未软弱到需要人时时保护。

可她依旧低估了来人的实力,以至于当那大刀落下时,还来不及舞动‘赤练’,只能靠本能反应向一旁闪避,虽躲过了这危险的一击,但手臂依旧被尖利的刀锋刮出一道长长的口子,鲜红的血液顺着白皙的手臂滴落,一时间血腥味渐浓。

女人看也未看伤口,拔出武器,满目的杀气。

危险……这个人……非常危险。

而且……

她看了看四周的树丛,心下分明,他们已经被包围了,不出意外,今天不见点血光,他们是无论如何也出不去了。

“有点意思。”

对面那男人鬼魅一笑,竟突然从她的视线范围内消失了,女人心叫不好,因为她连他人是如何不见的未曾看见。

这种感觉就像当初和白凤的战斗一样,毫无反手之力。

“我在你后面。”

那声音从身后传来,惊起女人一身冷汗,想要回头,已然是来不及了,可这一次他并没有用刚才的那把大刀,而是手中的一股气流,在女人惊恐的眼神中,凌厉的朝她而来。

突然,女人仿佛又和那次和胜七的战斗一样,耳边仿佛有微风拂过,顺带着把那年少时的岁月也一并带回。

“昨夜的风雨太强了,连这树也……”

“那是我斩断的。”

“……”

“这个地方我不会再来了。”

……

……

卫庄。

卫庄。

卫庄……

为什么是你呢?

为什么——会是你呢?

仿佛是听到了女人心中的声音,女人被带入了一个冰冷陌生的怀抱,只听得那人闷哼一声,生生地受了这么一击!

女人惊慌的抬头,那被阴影掩住了面孔,曾是她日日夜夜被折磨的原因。

一抹殷红的血液顺着他的嘴角流下,女人瞳孔骤缩,失声叫了出来

“卫庄大人!!卫庄大人!”

她来不及享受这突如其来的‘幸福’,颤颤巍巍的伸手想要触碰他棱角分明的面庞,却在还未触碰到时,就被他丢到了另一个人的怀抱里。

“白凤,带她走。”

“不!!”

白凤不知何时召来了那只白色的大鸟,女人惊恐的挣扎着,看着那个身影和那突如其来的‘危险’相对而立时,心底愈发的不安。

“可惜,可惜啊。”

那男人微眯双眼,唇角勾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

“若你没有承那一击,或许你还可以勉强和我周旋几时。”

“都说情关难过,这情之一字,可还伤人啊?卫庄。”

卫庄默默的看着眼前来人,说出口的话却不是回答面前这个人的

“白凤,你还在等什么?”

白凤不说话,只抱着那女人纵身一跃,跳上了大鸟的鸟背,可这一次,女人却一丝挣扎都没有。

只怔怔的看着那个依旧背对着她的男人,每次都是这样,他永远都不会回头,哪怕知道她一直都在身后。

他的眼里从来都找不到自己,可她依旧沉沦在那漆黑的眼眸中。

“你会回来看我吗?”

“也许不会。”

他给她的温暖少得屈指可数,可为什么呢?为什么明明是少得可怜的温暖,她却仍然如此沉迷于其中,哪怕是这样血雨腥风的生活,为了他,她亦愿意去尝试。

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或许只有在每次梦中,在落叶纷飞的时节,回忆起卫庄将她鬓间的花朵摘下时,那被打乱了的心跳声,才能让她明白几分。

“红莲……”

一声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传到了女人的耳中,可她抬起头来眼中竟是比刚才更加完全的震惊,泪水顺着脸庞大滴大滴的落下,那在眼中逐渐远去的身影变得那样模糊。

他说

红莲,那棵树是被风吹断的。

白凤直直的站在女人的身旁,他想说话,却发现口中溢满了苦涩,让他无法开口。

红莲。

红莲。

这个名字他在韩国灭亡前就知道了,在赤练喜欢上卫庄前就知道了,甚至……在卫庄和赤练相遇之前就知道了。

或者是更早。

不知不觉中,白凤背在身后的手掌紧紧握成了拳头。

就在他失神的一瞬间,赤练看着掠过的土地眼里闪过一丝决绝,从鸟背上翻身跳了下去,那是离地几百米的距离,白凤心头一惊,立即指挥着白鸟俯冲而下,险险的接住了她,却被迫不得不着陆。

“你想死吗?”

白凤冷冷的看着瘫倒在地上的人,虽坚强如她,但在从几百米的高空坠落之后,仍还是脸色煞白。

赤练坐在地上,定了定心神,方才缓缓站起来,朝着来时的方向走去,脚步没有任何停顿。

“你要回去?”

白凤在她身后问道,她亦答道

“是。”

“为什么?”

白凤已经觉得现在这个自己已经变得不像自己了,什么逍遥,自在,在这个女人身上没有任何作用。

赤练停住了脚步,好似也在思考,然后回答他

“从卫庄大人救了我的那天起,我的人,我的命都是卫庄大人的。”

“你还漏了一样吧?”

白凤一个移步,瞬间移到了赤练的面前

“还有你的心。”

他冷冷的看着赤练,完全忘记了这原本不是他白凤应该说的话。

“我的心……”

赤练低着头反复呢喃着,然后笑道

“我都忘记了……”

“那么,你还忘记了一样东西。”

白凤覆手站在赤练的身前,冰冷的一笑,突然出手,就像那次为了教训一下她那样,用手臂蓦地抵住了她的脖子,将她逼退至身后的一棵大树,架住她,使她动弹不得。

而赤练手臂上原本已经不再流血的血液也再次绷开,可白凤却是看也不看,双眼直直的看着她,眼里翻滚着一些难以再抑制的感情

“你忘记了,我从胜七手下也救过你,你的命不止是他卫庄的,还是我的。”

白凤仿佛是咬着牙说出来的话,句句透着狠绝。

赤练一开始手臂吃疼,却在听见了白凤的话之后,突然愣住了。

好似到了这个时候,她才开始注意到这个男人。

这个一次次救她,护她的男人。

赤练仿佛一瞬间明白了什么,她垂下了眼睑,让人看不清的表情。

“你想怎么样?”

“我只想你……”

蓦然间,白凤睁大了双眼,他不敢相信,哪怕是想,他未曾想过,他还未来得及说出口的下半句话,竟被赤练以唇堵回了口中。

不过仅仅一瞬,白凤便闭上了眼,专心地,生涩的,一点点回应着她,或许是这些年压抑得太过,以至于他在接触她舌尖的那一瞬间,彻底疯狂。

血腥味弥漫在两人的口中,白凤几近绝望的吻却没有因此停下

还不够

不够

……

可突然,白凤的面上有水滴滴落,浇醒了他,他缓缓的睁开眼,两人激情的亲吻也在赤练的泪滴中结束。

两人都剧烈的喘息着,赤练脸上更是微微泛着潮红,白凤心里一软,伸手想要帮她拭去泪水,却突然听见她说道,声音里分明带着悲凉

“白凤,我还是要回去。”

“为什么?”

白凤忘记了,自己这么多年一直在问,可每每得到的答案都是撕心裂肺般的疼痛。

“因为卫庄大人在那里。”

仿佛一盆冷水从头浇下,白凤刚刚燃烧起来的心,瞬间冷却。

“你认为你走得了吗?”

白凤冷冷的问道,他知道以赤练的功夫,想从自己手下逃走,根本不可能。

他笃定的这样认为着,却在抬头对上赤练眼神的那一瞬间,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她的眼里分明充满着哀伤,就这样注视着自己,也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白凤眼前一花,脚下一软,原本架着赤练的手也蓦地一松,只能勉强的用那只手撑着后面的树干,用力甩了甩头,他觉得有些不妙。

赤练非常轻松的就从他的钳制下挣脱出来,一时间有些难以分辨赤练的表情。

白凤硬撑着不让自己的意识昏沉,但他发现赤练的身影在自己眼中越来越模糊。

“你不能去,那个人是曹参,四周的树丛里还埋伏着各路的高手,不能去。”

“我知道,但是白凤,你知道的,我不可能背弃卫庄大人。”

赤练整理了自己的仪容,力求一会出现在卫庄面前不是那么狼狈。

“让我带你走,是他的命令,你现在回去才是真正的背弃了他!”

白凤完全没有了以往沉着冷漠的样子,他知道自己中了赤练的毒,却没有时间去思考是什么时候中的毒。

看着白凤勉强支撑的模样,赤练只是默默的将怀中的一粒药丸塞进了他的口中

“一个时辰之后,你的毒自然会解。”

说罢,便转身离开,却又突然停住了脚步,背对着他,低声说道

“自从当初决定追随卫庄大人之后,我就再未曾想过第二种出路,或许正如你所说,我把一切都当做真实,所以才活得如此辛苦。”

她慢慢转过身来,对他浅浅的笑着,白凤只觉得她身后的阳光太刺眼,让他看不清她的笑容。

“所以,白凤,把这当做一场游戏吧,这样会轻松很多。”

她再次转身欲走,却突然想起这里还不是很安全,又再次转身将他拖到了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安顿好之后正要起身,却突然听见他轻轻的在耳边喊了一声

“红莲……”

她先是一愣,然后这么多年来第一次露出如少时般的纯净笑容,眼中有泪积聚

“这是卫庄大人专门用来称呼我的,这次就特许你这样叫一次吧,下不为例。”

这次她是真的走了,白凤听着那脚步声越来越远,知道她永远也不会再回头了,她去找那个自己永远也无法战胜的人了,或许他们会死在一起吧?

真是个蠢女人。

白凤无力的勾了勾嘴角,想起了刚才那个吻中的血腥,觉得鼻子酸酸的,他有多久没有体会到这种感觉了呢?

他渐渐的不再勉强自己保持清醒,在陷入昏迷的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了当时还意气风发,志得意满的韩帝,他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头,然后用慈祥的声音说

“等凤儿长大,把莲儿许给你做媳妇如何?”

还记得那时的红莲一脸稚气,抓着韩帝的手,一直咯咯地笑着在问,媳妇是什么意思。

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落在那个紫衣少年的身上,斑驳的树影被微风吹得轻轻晃动,带起了少年唇角苦涩而悲伤的笑容,眼里却涌出泪来。

等凤儿长大,把莲儿许给你做媳妇如何?

好啊,好啊,等凤儿长大了,就娶莲儿为妻,永远保护她不受伤害。

END


评论(10)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