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春风

可她是命。

说不得(一)

ps:本文柳青青→萧景琰→穆霓凰→梅长苏
丧心病狂,不喜勿入,仅供娱乐。
————————————
“初次见面,我是云南穆王爷家的。”
她向他伸出手来,笑声清脆。
“萧景琰?姓萧的?你是皇宫里的?”
他仿佛还能看到她探究打趣的表情。
“若我驯服了这匹马,你便将它送与我如何?”
明眸皓齿,他的心跳的很快。
“景琰哥哥,这个面具好看吗?”
那年初夏,她戴着面具,笑意盈盈的问他。
恩,好看。
“景琰哥哥,你看到林殊哥哥了吗,我找不到他了……”
她转身欲走,他伸手想抓,却一阵眩晕,只能看她越走越远。
霓凰,你别急,我帮你找他,我能帮你找到他的,你别急……
……
“霓凰!!”
他腾身而起,惊叫声在空旷的寝宫里回响,也惊醒了枕边人。
“陛下……陛下……你怎么了?”
被唤作陛下的那个男子满头是汗,倒是一旁的面容姣好的女子赶紧给他披上了外套。
“陛下,陛下?”
女子轻声的唤他,他回过头来,怔怔的看着女子,只一瞬间,他蓦地噬上她的唇,不带一丝温情。
女子几乎本能般的推开了他,因为她刚刚在她的夫君迷离的瞳孔里所看到的,他真正想吻住的人,并不是她。
似是没有想到会被推开,男子先是一愣,然后才真正的打量起眼前的这个女子
“噢,是你?”
女子抿了抿唇,强笑着
“是臣妾。”
之后便是一阵沉默,气氛有些异常。
“朕刚才……可有说些什么。”
他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喜悲,一个恍惚,女子便想起大婚第一日,他也是这样的嗓音,对她轻声耳语
‘有劳夫人了’。
她是他的妻,大约这辈子便是如此了。
女子垂了眼睑,声音听不出情绪
“没有,臣妾,什么也没听到。”
可哪怕如此,她却依旧有求不得的东西,一如她所深爱着的这个男人一般。
“是吗?……”
男子低喃了一声,似是安了心,复又躺下,将她圈入怀中
“睡吧。”
“恩。”
这个怀抱明明已经是她的了,这个男人也已经是她的了,可是为什么她就是不知足呢。
女子听着他熟悉的心跳,有些想哭。
她知道,这颗心,却不是她的。

评论(2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