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春风

可她是命。

说不得(二)

这一日,她正在自己的宫中梳妆打扮,便见自己的随身丫环急急忙忙的进来
“皇后娘娘,听说陛下今日朝上与大臣们吵起来了,现下正在御书房里大发雷霆呢。”
大概是在他身边待久了,柳青青的语气竟也似萧景琰那样淡淡的。
“所为何事。”
丫环偷偷抬眼打量了一下她,仿佛有难言之隐。
“有话直说,不必吞吞吐吐。”
她随手拿起一只簪子,在自己发间比划着
“听小允子说,是因为……南边来的消息。”
几乎是瞬间,她手下一顿,脱口而出
“可是因为穆府的霓凰郡主?”
“……回娘娘,正是。”
柳青青放下簪子,回过头来,已不复平静姿态。
“你接着说。”
“小允子说,是前几个月霓凰郡主大病了一场,可这个消息好像是被云南那边给锁了下来并没有传回京来,也就是上个月,陛下不知为何,突然召了留在京中的穆王爷进宫,小允子说是穆王爷说漏了嘴……”
丫环偷偷的又打量了一下自己的主子
“然后呢?”
“然后陛下便下了旨,说是要让郡主马上回京养病呢……可是……郡主说是已无大碍,不愿意回来……”
“所以陛下因为这个大发雷霆?”
柳青青蓦地接过话头,隐含着一丝急迫和期待
“不是的娘娘……是陛下听说郡主不愿意回来,便准备私下出宫,前往云南……”
“可也不知是哪走漏了风声……陛下还没出得了宫门,这大殿之上就……”
“好了……你不必说了。”
柳青青挥了挥手有些不耐烦,垂了眸,也不知在想些什么,过了一会儿,她转过身去,拿起那只簪子,插在发间。
声音平淡如水,一如往常。
“去看看点心做好了没有,一会儿陪我给陛下送过去。”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