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春风

可她是命。

说不得(三)

ps:本文柳青青→萧景琰→穆霓凰→梅长苏
丧心病狂,不喜勿入,仅供娱乐。
——————————
靖王殿下。
萧景琰记得,她是这样唤他的。
从景琰哥哥变成了靖王殿下。
“景琰哥哥,听说你要出征去东海了?”
“恩。”
“诶?林殊哥哥过段时日也要出征了……”
“怎么?怕闷吗?”
“……”
“放心吧,小殊很快就回来了,不用担心。”
“那你呢!”
“放心,我很快也回来了,应该赶得上你和小殊的大婚。”
“景琰哥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
赶得上……
萧景琰起身,苦笑的望着窗外。
怎么会赶得上……
当初短短一别,竟也就是天各一方。
纷沓而至的灾难甚至连喘息的机会也未曾给他,原本以为可以看着她风风光光的出嫁,他甚至连霓凰嫁衣如火的模样都能够想象到。
那一定是极美的。
萧景琰低头,眼神又定在了那封奏折上。
不过是一些客套的回绝。
生疏恭敬。
微微叹了口气,正要将奏折合上时,殿外传来通报声
“启禀陛下,夏冬大人请见。”
“……带夏大人去偏殿,朕即刻就来。”
萧景琰看了看四处散落的奏折和支离破碎的杯盏,考虑了片刻,便嘱咐道。
等他匆匆赶到偏殿时,夏冬正负手打量着宫殿摆设,貌似她对桌案上花瓶中的梅花很感兴趣,直到萧景琰出声轻咳,她方才回过神来。
“参见陛下。”
“夏大人请起。”
萧景琰虚扶一把,将夏冬扶起,自顾自的也就坐下开始倒茶
“坐吧。”
夏冬轻瞥了他一眼,站着没动
“冬姐,私下我们之间,实在不必如此。”
萧景琰把一杯热茶稳稳的放到了夏冬面前,面露疲惫。
夏冬慢慢的坐了下来,叹了一口气
“这梅花是京中穆府家的吧?”
“冬姐怎么知道?”
夏冬轻笑一声,并不说话,倒是萧景琰目光柔和,怔怔的看着那株梅花。
似岁月静好,从无灾祸。
“霓凰在云南很好。”
“…………”
夏冬笑容温柔,露出回忆神色。
“年前的事了,我去过云南,她没事也就赏赏花,练练武。”
“你不用担心她,真的,倒是你……”
萧景琰听了笑了笑,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景琰,你这是何苦呢。”
夏冬知道一些事,一些不可提及的事,一些穆霓凰永远不会知道的事。
例如萧景琰年少时的目光灼灼,例如三人行时不起眼的黯淡无光。
“冬姐,我知道。”
萧景琰起身,面上笑意渐深,神色却越发落寞。
“我只想保她平安,为了小殊,也……为了我。”
他说着,抬手抚上自己的胸口,下意识的拽紧衣襟
“冬姐,可能你不相信,可不知为何,最近我心慌得厉害。”
“若如冬姐你所说,她的病不重,那她又何必扣了消息,苦心瞒我。”
“冬姐,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我怕再迟,恐怕这辈子也再难见到她了。”
…………
夏冬不语,可她又能说些什么呢?
她心疼景琰,可她能做什么呢,虽然她曾经答应过那个人,可霓凰的有缘人吗?
怎么能是萧景琰呢?
至少不能是萧景琰。
夏冬一直这样偏执的想着,可她总能想到梅长苏离去之前眼含泪光的请求。
夏冬移开目光,终是不忍,松了口
“你想去见她,我有办法。”

评论(8)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