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春风

可她是命。

说不得(五)

ps:本文柳青青→萧景琰→穆霓凰→梅长苏
丧心病狂,不喜勿入,仅供娱乐。
————————————
萧景琰见到穆霓凰是在进入云南的那个城门口,他率着旗帜飘扬的队伍,看着那个朝思暮想的身影,萧景琰一个恍惚,好似有些错乱,若是那年没有发生那些事端,大约那年他出征东海,御马归来时,也应是这样的好天气。
少女嬉笑,兄弟畅谈。
可如今他不得不接受的,是与他的妻子一同接受霓凰的跪拜。
“末将参见陛下,皇后。”
她率云南众人齐齐拜倒,春日阳光正好,萧景琰声音是一贯的平淡,连柳青青都有些意外。
“起来吧。”
穆霓凰利落的起身,手上大礼未收,顺势一挥,她身后的人群便立马让出一条通往城中的路,穆霓凰再拜
“请陛下入城。”
萧景琰应了一声,便携着皇后登车入城,甚至都没有多看一眼霓凰。
仿佛他这次出行,便当真是为了巡视边境防务一般不带一点私心。
可柳青青的心却一点一点的沉了下去。
之后关于顺势住进云南穆府、偶然提起郡主病情以及唤来太医细细诊治这一系列的事情,都好似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柳青青,这个梦魇的存在。
萧景琰小心翼翼的掩盖和珍视,看在柳青青眼里,像是一根细针,扎得柳青青的心又酸又疼。
柳青青羡慕嫉妒,却恨不起来。
因为她是见过这位郡主笑的。
是那位为她夫君谋得江山,复得大仇的谋士尚在人间的时候。
郡主大抵是爱慕着那位苏先生的。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柳青青才放心。
因为柳青青清楚的知道穆霓凰和萧景琰之间的死结,所以她的悲哀中甚至还带了一丝得意。
人心,从来不可测。
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郡主的心自有归宿。
反正萧景琰和穆霓凰永远也不可能终成眷属。
反正也不过是她的夫君一个人的执念。
就和她一样。
求不得,却也放不下,苦苦纠缠。

评论(1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