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春风

可她是命。

说不得(六)

ps:本文柳青青→萧景琰→穆霓凰↹梅长苏
丧心病狂,不喜勿入,仅供娱乐。
————————————————
萧景琰在云南逗留了半月之久,期间他认真巡视了边防,检验了军队也抽查了云南的地方官员,柳青青闲着便由霓凰带着游遍了云南山川风景,也乐得自在。
倒是金陵那边,太后一个劲儿的下旨催萧景琰回京,却迟迟不见他要动身的动静。
倒是这一日,柳青青沏了壶上好的茶正准备给萧景琰送进去,刚走到门口,这步子便硬生生给停了下来。
“你还敢…………”
“微臣……”
“你这样…他……”
“我…………”
…………
里面的声音断断续续,听得并不真切,柳青青默然,缓步退开。
原来她的夫君并非生性淡薄。
原来他也有急切到要发怒的时候。
原来他也只是因人而异。
可那个让他担心关切到发怒的人,并不是她。
她不是他的妻子吗?
柳青青看着那杯子里的茶,恍惚间忽然想起来,那年她也曾在佛寺中,幸得过他的一句‘姑娘,可还安好?’这一记,便是这么多年。
她曾在阁中千方百计的打听着那个曾救过她的恩人的消息,从姓名到官职,最后,也依了自己的心愿,以身相许。
萧景琰本就是她心尖上的人,能嫁给他,柳青青很欢喜。
萧景琰给了她天下女子梦寐以求的地位,给了她一辈子享不尽的荣华,就连她的母家也因她频频受到照抚。
是她太贪心了吗?
可她并不是因为他的身份,他的地位,他的荣华富贵而嫁给他啊,她所期许的,大约萧景琰从来不知道。
或者他知道。
柳青青纤手一挥,茶杯顺势而落,叮铃一声,茶水倾洒在地上,泼洒开去,张牙舞爪似鬼魅一般要将她吞没,柳青青闭上眼,已是身心俱疲。
只是他不愿意给罢了。
其实从一开始,她便知道,穆霓凰未争,可这辈子,她赢不了她。
只能输的一败涂地。

评论(3)

热度(43)

  1. 星星寂夜斩春风 转载了此文字
    穆霓凰未争,她却赢不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