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春风

可她是命。

说不得(七)

ps:本文柳青青→萧景琰→穆霓凰↹梅长苏
丧心病狂,不喜勿入,仅供娱乐。
——————————————
没过几天,萧景琰便从了太后的旨意,传令启程回京,一如来时,穆霓凰率领众人出城相送,这一天的风很大,吹得萧景琰身后的旗帜呼哧呼哧的作响。
他竟明目张胆的将目光放在了出城相送的那个身影上,好似再无所畏惧。
她很美。
真的很美。
萧景琰抬手示意,一旁的奴才们忙不迭地将一个个食盒呈到穆霓凰面前。
穆霓凰面露不解,萧景琰看在眼里一声轻笑,语气轻松
“我这个母亲,这一趟趟的赶着催我回京,这一个个食盒她倒是没耽误,全给顺着送到云南来了,我看了,全是你爱吃的,她倒也还记得住你的口味。”
穆霓凰抬眸看着那些食盒,语气温柔
“娘娘哪里有那么差的记性,左不过是你记不住罢了。”
萧景琰大笑转身,待看清,却似有泪水满溢眼眶,悲怆万分。
“你还敢瞒我!你的病根本就……”
“微臣不敢,陛下毋需为了臣而担心。”
“你这样!他怎愿你这样!”
“我穆霓凰非情肠儿女,不过若是能提早见到兄长,我很欢喜。”
……
她便这样强硬,一丝后路也不曾留给自己。
也不曾……留给他。
刚才,就在刚才,他几乎便要脱口而出
霓凰,随我回金陵吧。
这是他小心翼翼苦守了这么多年的心意,是他拼死压抑在每一个午夜的情感,却在这最后的诀别时刻,迫切的期盼着让她知晓。
让她知晓,她不止是林殊的小女孩,也是萧景琰心心念念的姑娘啊。
看着穆霓凰消瘦的模样,他几近溃不成军。
柳青青看着萧景琰,轻轻握住他的手,默然无语。
“青青,金陵就真的比不上云南吗?”
“……”
“陛下,您累了,金陵与云南不远,若是陛下想来,臣妾愿随时伴驾。”
萧景琰怔怔的看着柳青青安慰的神色,忽的绝望般的闭了眼。
传令下去,即刻启程。
这云南,他怕是不会再来了。
这大概,是他与他的小姑娘见的最后一面了。
他和她。
此生,不会再见了。
萧景琰想到这,连心都是酸涩的。
他眼前蓦地又浮现出那年少女树荫下明媚的笑容,痛苦难当。
忽的萧景琰脸色一变,一个声音无由来的窜入他的脑海,他一个箭步撩开了车帘,只是队伍已经走了这么远,他又哪里再能看得到那个人的身影呢。
萧景琰颓然的跌坐下来,似是失了魂魄。
景琰哥哥,保重。
霓凰,保重。

评论(7)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