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春风

可她是命。

说不得(八)

ps:本文柳青青→萧景琰→穆霓凰↹梅长苏
丧心病狂,不喜勿入,仅供娱乐
————————————
穆霓凰死去的消息在那个燥热的夏天从云南快马传来。
萧景琰已经不记得那是什么日子了,他依旧稳当的处理国事,安静的批阅奏折,闲暇时他也依旧练字下棋。
与以往,不无一样。
可关于云南郡主去世一事,他却只字不提,不下圣旨,不予封号。
群臣上书,云南求旨,却被他一一挡回。
直到穆霓凰头七的这天夜里,宫内大乱,因为原本应该在寝宫就寝的萧景琰,凭空消失。
整座皇宫都翻了个遍,却不见半点踪影,柳青青也方寸大乱。
有些事,她不可对人言,可不代表不存在。
太监侍女们提着一个个灯笼低头从她身边走过时,柳青青有些恍惚,忽的一个冷颤,她突然想要发笑。
当初下嫁于他,是她的心愿。
她一直坚信,他是她的良人。
可如今环顾四周,除了匆忙四处寻找的奴才,并不温暖的灯火,就只有这偌大冰冷的宫殿。
她从未想过有这么一天。
她竟会找不到自己的丈夫。
而正因为她隐约知道是为什么,心下才越发悲哀。
“青青,金陵就真的比不上云南吗?”
柳青青蓦然想起那日离开云南时,萧景琰一览无遗的脆弱。
不是金陵比不上云南,而是他萧景琰,在穆霓凰心中,比不上梅长苏罢了。
一如自己永远不及穆霓凰一样。
活人她都争不得个赢,这死人她哪里又斗得过。
与她如此,与萧景琰又何尝不是。
柳青青正这样出神的想着,却听侍女禀报
“皇后娘娘,太后娘娘唤你过去呢。”
柳青青心中难过,却也只得收敛了心神,朝着太后寝宫而去。
一进门,柳青青便见太后端坐在主位上,似在闭目养神,太后面容有些憔悴,眉宇之间略有忧愁。
太后抬眼见柳青青正要下拜,便又赶紧让她起来,起身走下来拉住柳青青的手,二人一同坐下。
屏退左右,太后上下仔细的打量她许久,柳青青有些莫名,正要开口,却听见太后夹杂着一丝颤抖的声音传来
她说,苦了你了,孩子。
一瞬间柳青青醒悟过来,喉头微动,心下悲戚,再说不出话来。
原来,太后也是知道的。
是了,他是她的儿子,她怎能不知呢。
柳青青苦笑着低了头,声音沙哑。
“臣妾不苦,霓凰郡主病逝,陛下心里难过是常理之中的事。”
太后听了,强忍住心头对于霓凰离去的悲伤,握了握柳青青的手,叹了口气。
“我原以为过了这么多年,景琰他应该放下了,毕竟……”
她似不忍再说下去,可柳青青知道她后面要说什么。
毕竟,霓凰郡主心中自有明月。
柳青青心中渐冷,无话可说。
太后抬头看了看她,似又要垂泪,恍惚中抬起头,那棵楠树静静的立在院中,月光洋洋洒洒,落了一地。
“我这个儿子,自小便与我相似。”
如今的太后,彼时的静妃怔怔的喃喃自语着,也不知是说与谁听。

评论(7)

热度(57)

  1. 星星寂夜斩春风 转载了此文字
    我这个儿子,自小就与我相似,喜欢一个人,暗恋也是一辈子的事....楠树,楠树,含蓄隐忍又成全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