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春风

可她是命。

【安谭】更好的人(五)

(ಥ_ಥ)刚刚看到安迪和奇点拥抱的动图了,暴击,我拒绝!!我拒绝!!我拒绝!!
(ノಥ益ಥ)所以关于拥抱这个梗,稍微借用,虐一下老谭!
(ノಥ益ಥ)我不服!!!今天也依旧安谭大法好!!
——————————
曲筱绡刚一走出去,就见邱莹莹一屁股坐在了安迪最近的位置上,还一脸傻笑,曲筱绡翻了个白眼,上去一脚踢上邱莹莹的椅子
“姐姐你还真不客气,这是你坐的位置嘛,那边去。”
转身又换上一付谄媚的笑脸对上围着围裙抬着盘子从厨房出来的谭宗明
“让我们谭总坐这。”
说着一把拉过谭宗明,硬将他按在了安迪左手边最靠近的位置,邱莹莹心里本就和曲筱绡不对付,也没弄清楚怎么回事,顺着就要上去找曲筱绡麻烦,被樊胜美一把拉住。
“小蚯蚓别闹,乖。”
樊胜美瞥了一眼自顾自坐到安迪右手边最近位置上的曲筱绡,轻声安抚着邱莹莹。
她知道这个曲妖精要搞事,不如就看看,她能耍出什么花样儿。
安迪并不知道她这几个姐妹的心思,刚刚坐下,就看曲筱绡望着满桌的佳肴说道
“哎呀,没看出来呀,这谭总还有这一手。”
曲筱绡一边说,还一边夹起一只龙虾,放进安迪碗里,笑得乖张。
谭宗明看着曲筱绡的一举一动,和安迪对视一眼,两人均心内了然。
可他依旧笑得很开心。
就算虚假,也有片刻的甜蜜。
他谭宗明,甘之如饴。
“不用啦,都动筷子吧,老谭的厨艺很好的,原来我在美国读书的时候,都是老谭做的饭。”
安迪的话听在曲筱绡耳朵里,只觉这两个人更加有戏。
谭宗明只笑着不说话,伸手抬杯,自顾自的饮了一口。
他的心里仿佛裂开了一道口子,碰不得。
不碰,不想。
还是要命。
“诶,谭总怎么自己喝起闷酒了,来来来,我敬谭总一杯。”
曲筱绡察言观色的能力比安迪要好得太多,就像连曲筱绡都能看出谭宗明眼里的情愫,安迪却不能。
谭宗明抬眼看曲筱绡,唇角泛笑,与她碰杯。
“该是我敬在坐诸位的,感谢各位这些天,照顾安迪。”
说着他便站起身来,腰杆挺得笔直,说话不温不愠,恰到好处,倒不似在安迪家普通的聚餐,倒像是在饭局上的正式应酬。
安迪知道拦不了他,也只能由着他去了,他从来就是这样,安迪也习惯了。
之后的聚餐倒是一团和睦,谭宗明本就在各种饭局里游走自如,为人处事也自有一套,与曲筱绡便划拳饮酒,与樊胜美便说起最近新出的几款跑车,让她帮忙参谋,偶尔还能照顾到邱莹莹和关雎尔,与她们说一些公司职场里的趣事,逗得邱莹莹连吃都顾不上,听得津津有味。
安迪突然觉得谭宗明好似无所不能。
没有什么是他做不到的。
红酒空了一瓶又一瓶,在安迪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坚决以家里已经没有酒了这个说辞拒绝曲筱绡和谭宗明的拼酒,她本以为一瓶红酒完全足够,却没想到遇上曲筱绡这么个神仙。
曲筱绡拼了老命的在灌谭宗明。
就指望着把他灌醉。
谭宗明倒似毫不在意,他很久没有醉过了,依稀记得上一次喝醉还是在他亲眼看见奇点与安迪的拥抱。
酩酊大醉,几乎不省人事。
可转眼间,他们就分手了。
谭宗明隐隐勾出一抹笑容,心酸又带着些许安慰。
可见没有什么是比朋友来得长久的。
听得安迪搬出家里没酒了这样的烂借口,曲筱绡满脸通红,蓦地一笑,显得稚气未脱
“安迪~别糊我,你不就想护着老谭么,我不依~我不依!”
曲筱绡喝得七荤八素的,连老谭也不避忌的叫上了。
安迪拿清醒着的曲筱绡尚无办法,这喝醉了的曲筱绡她更是束手无策,她扭头看向谭宗明,原意是向他求救,可她却一瞬间对上了一双迷茫却充满深情的眼睛。
像波澜壮阔的大海倒映着安迪的面容却显得格外温柔。
可那深情还未等到安迪看得仔细,谭宗明忽的一笑,垂了眸,那些不小心显露出来的东西,瞬间沉寂下去,被他掩盖得严严实实,让她找不到一丝踪影。
谭宗明闭眼揉了揉太阳穴,他觉得自己真的喝得有些多了。
安迪有些发愣。
她都不确定刚才谭宗明的眼神里是否真的有她看到的东西。
应该说她从来没有注意过谭宗明的眼神。
安迪忽然间意识到,是不是在她完全没有注意到的时候,谭宗明都是以这样的眼神注视着她。
在她与同事开会的时候。
在她与邻居交谈的时候。
在她与奇点恋爱的时候。
……
趁着安迪发愣的时候,曲筱绡踏着轻飘飘的步子拉着樊胜美回了自己家拿酒,她本想着灌翻谭宗明给安迪制造机会,谁知道这谭宗明的酒量叫她大开眼界,四瓶红酒有大半都是谭宗明喝的,到底是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的人,曲筱绡更是满意了。
“今天说什么也得给谭宗明撂翻。”
这是曲筱绡喝倒在桌子上时,樊胜美想起方才去曲筱绡家拿酒时,曲筱绡发酒疯说的胡言乱语。
樊胜美微微叹了一口气,一边感叹着曲筱绡不中用,一边笑着与已经喝得有些睁不开眼了的谭宗明敬酒
“哎呀,谭总你看,我还没和你喝一杯呢。”
曲筱绡迷迷糊糊中,抬起头来,眼睛都已经眯成了一条缝,却突然露出欣慰的笑容,朝着樊胜美的方向暗暗的竖了一个大拇指。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任需努力啊!
这是曲筱绡人事不知前,想到的最后一句话。

评论(50)

热度(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