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春风

可她是命。

【安谭】更好的人(六)

(ノಥ益ಥ)今天的安谭依旧好!!!!
(ಥ_ಥ)跟我大喊!!!安谭大法好!!!
————————
“安迪~你可得感谢我!你必须感谢我!”
曲筱绡傻笑着被安迪送回了家,临了也不忘了耍酒疯,安迪无奈,又觉得曲筱绡现在神志不清,也不好和她解释太多,只得笑着摇摇头,转身就看见被邱莹莹和关雎尔扶着回家的樊胜美。
樊胜美全身依在邱莹莹身上,仿佛只要邱莹莹一让开,她就得摔倒在地。
“这兄弟可真行……”
安迪心里暗笑,谭宗明的酒量她是知道的,换作平常应酬,他虽也喝酒,却始终有一个度,不过因为她们是她的朋友,他便来者不拒。
一股温暖从心田涌出,漫向安迪的四肢,她走得都比平常快了一些,因为她的屋子里,还有一个需要她照顾的醉醺醺的‘醉汉’。
想到这个醉汉,安迪大概自己都没有发现,她的唇角止不住的泛起笑来,要是曲筱绡看见,或许还能提点她一二。
屋子里一片狼藉,安迪一进门就看见谭宗明仰着头,闭着眼,皱着眉靠在沙发上,谭宗明喝酒从来不上脸,所以安迪也并不是很清楚,他到底是不是喝醉了。
“老谭?”
安迪关了门,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压低了声音唤了他一声,谭宗明听得她回来,不急不慢的捏了捏鼻梁,闭着眼试图将皱着的眉头展开。
“你回来啦?”
谭宗明声音低沉有些嘶哑,带着些许朦胧的酒意。
安迪见他并未睡着,便纵着步子直接进了厨房,边走边说
“这几个邻居啊,就是这样,对朋友很热心,你别介意。”
谭宗明努力睁开眼睛,眼里满是安迪在厨房生疏的样子,觉得十分有趣。
“我知道。”
“你知道?”
谭宗明闭着眼想了想,忽的笑起来
“她们这么明显想灌醉我,我又怎么能不承了这个情呢。”
“那你还不解释解释,白白被灌了这么多酒。”
安迪随口说着,手下不停,锅中热水已经翻滚起来,根本无暇顾及谭宗明此时的表情。
谭宗明听得这一句,先是一愣,又怔怔的看着安迪忙碌的身影,锅中蒸腾起来的热气让他根本看不清楚安迪的模样。
他心心念念的模样。
解释啊。
解释他和安迪只是朋友关系?
其实他知道,只要他解释一句,或许今天就不会被一直灌酒,只要他解释一句,或许安迪身边就会出现许多的追求者。
对。
只要他解释一句。
可他不想,不愿。
只是从这种流言蜚语中得到梦寐以求的关系。
他便甘之如饴。
可这些‘卑鄙’的小心思,他从来说不得。
安迪抬起眼来,正好对上谭宗明的眸,隔着雾气,谭宗明蓦然笑了。
笑得谭宗明眼鼻酸涩。
却在安迪眼里笑得这样好看。
“逗逗她们罢了。”
他口中百转千回,说出来的,也不过这么一句话而已。
谭宗明默默的移开了眼,似卸了力,疲惫万分。
安迪又哪里知道,在这个夜里,谭宗明几乎便要将满腔的心事和盘托出,只是望着安迪的脸,便又如每次他鼓起勇气一般退缩。
他无法承受安迪知道他的心思之后一系列可能会出现的不良反应。
他甚至害怕安迪会讨厌他。
谭宗明突然觉得头很痛,他估计是酒精起了作用,便横躺在沙发上,闭了眼,匀了呼吸,却还是皱着眉。
待安迪端着一碗糖水走出来时,谭宗明已经就着沙发睡着了。
安迪叹了一口气,糖水也就放在了一边,她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忽然间安迪发现偌大的房间里,就只有谭宗明均匀的呼吸声。
谭宗明的习惯很好,喝了酒从不多话,喝再多也只是倒头就睡,这一点在哥伦比亚的时候安迪就已经了解到了。
安迪注视着熟睡的谭宗明,在车上被她忽略的那些奇怪的感觉又忽然跳上了心头,她莫名的想起那时她被网络谣言中伤,奇点的回国还要归因于谭宗明。
是谭宗明打电话把奇点叫了回来。
还把奇点臭骂了一顿。
恩,这些都是奇点当时告诉她的。
安迪慢慢蹲了下来,目光柔和。
当初的自己将一切的关注全部放在了奇点身上,现在想来,却发现自己好像忽略了更重要的东西。
安迪看着谭宗明,静静的看着他,好似只有在这样‘不为人知’的环境下,她才能够这样肆无忌惮的放任自己的目光,她似着了魔。
好像一直是这样。
无论是在国外的那些年,还是回国之后的一举一动,谭宗明总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对于她的要求从来是听之任之,给予她最大的信任和保护。
他一直都是安迪最好最信赖的朋友。
所以她从未将谭宗明看作是一个对于她而言可以成为情人的‘潜在’。
在她心里,老谭就是老谭,是和所有人都不一样的。
哪怕是一点点。
安迪也从来没有想过。
忽的安迪一个冷颤,将她混乱的思绪拉了回来,安迪无奈的笑了笑,站起来时,腿已经麻了。
她啊,觉得自己想得太多。
可是安迪没有意识到,既然原先她从未想过,那如今,又为何会想起呢。
安迪站了一会儿,走到窗边将窗户关上,又走回自己的房间抱出一床棉被,在她给谭宗明盖上被子准备回房睡觉的时候,却猝不及防的被睡梦中的谭宗明,抓住了手腕。
起先安迪被吓了一跳,可她观察了一小会儿,发现谭宗明并没有醒过来的迹象,她轻轻的想要挣脱,却发现谭宗明握得异常的紧,像是怕她逃跑,谭宗明还下意识的把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上。
安迪无奈,只得席地坐了下来,想等谭宗明放松一些后再抽回手,可是这一坐下,安静下来,她的目光又不自觉的落到了谭宗明的身上。
他好似睡得很安稳。
虽然抓着她的手。
你看,大约这世界上的人包括奇点,安迪一律都排斥与他们接触。
唯独谭宗明。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她不再排斥与谭宗明身体上的接触。
安迪将脑袋靠在沙发上,歪着头看着谭宗明,陷入了回忆。
大概是那年,她在美国上中学,那个下午她被几个小男孩堵在回家路上时,谭宗明的出现成为了她的曙光,在那个明媚的夏天照亮了她的人生。
至今安迪都记得,她的手被谭宗明握在手掌心中的温度。
安迪渐渐合了眼,渐渐的,在这样一个美好的夜里,就这样陪着谭宗明慢慢睡去。
就像现在这样。
很暖。
很暖。

评论(59)

热度(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