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春风

可她是命。

【安谭】更好的人(七)

(ノಥ益ಥ)今天的安谭依旧阳光明媚!!!
ԅ(¯ㅂ¯ԅ)跟我大喊!!安谭大法好!!
😜估计今天晚上还会有一章,不要太爱我
(ಡωಡ) 前方高甜,请自带狗粮。
——————————
安迪第二天是从自己的床上醒过来的,清醒的第一个瞬间,她竟不敢睁眼。
如果没记错的话……
她应该拉着谭宗明的手睡了一夜。
极其安稳。
可她如果真的拉着谭宗明的手睡了一夜,那她应该在沙发旁边的地上,而不是自己舒适的床上。
她都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记忆出了错。
不过想起昨天晚上的情景,安迪又假设了一下谭宗明醒过来时看到自己趴在他身边时候的模样,瞬间脸红心跳。
“醒了?”
谭宗明的声音自门口传来,带着熟悉的嗓音,一瞬间将安迪不安窘迫的心平复下来。
安迪坐起来,抬眼看见谭宗明不知什么时候脱了外套,穿着一件白衬衣,端着冒着热气的豆浆笔挺的站在门口。
安迪有些看痴了,她又突然发现谭宗明竟这样好看。
谭宗明端着早餐走近安迪,安迪自己都能听到自己加快的心跳声,那么清晰。
把早餐放在安迪的床头,好像是看出了安迪的窘迫,谭宗明转身走了出去。
“快起了,要是迟到了,我扣你工资。”
安迪抬手看了看时间,确实快迟到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平时还要早起跑步的她,今天竟睡得这样沉。
甩了甩脑袋,安迪硬是压下了心里对谭宗明的一些奇怪的情绪,起身穿着拖鞋走出了房门。
谭宗明端着一杯咖啡闲暇的坐在沙发上,听见身后有声响,回头看了一眼,便恰好与安迪的视线相对。
瞬间寂静。
尴尬,真尴尬。
安迪硬着头皮喝了一口手中的豆浆,心虚的笑起来
“谢谢。”
说完安迪逃也似的进了厕所,谭宗明回头轻笑,眼中一片温柔。
不过关于自己硬拉着安迪的手睡了一夜的这件事情,谭宗明却依旧决定不再提起。
他从来都知道安迪不排斥她,包括今天早上他醒来将安迪抱回床上时,安迪也睡得极其安稳。
谭宗明抿了一口咖啡,目光中是对于昨晚的愧疚。
是他逾越了。
端着豆浆站在安迪门口时,他竟害怕安迪看向他时,眼睛中会带着陌生和疏远。
他从来都是小心翼翼,害怕一个不小心会伤害到安迪,做好公主身边的骑士这就足够了。
至于别的,他不敢想,想了,也从不敢说。
胆小如鼠。
看谭宗明并没有要提及昨天的事情,安迪渐渐安下心来,内心深处却有一点点小小的失落,却在这个忙碌的早晨里,渐渐被她忽略。
安迪很快梳洗完毕,换了衣服刚走出房间门,就见谭宗明也已经穿好了外套,看见她出来,便从沙发上站起来。
安迪突然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环顾四周,忽然发现,刚刚出来得匆忙,且心慌意乱,她竟没有发现昨夜还一片狼藉的饭桌和地面,都被收拾得干干净净。
保洁阿姨应该没有这么早来才对。
安迪抬眼看向谭宗明,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谭宗明的绅士仿佛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永远给予安迪的都是舒心与恰到好处。
“早晨醒得早,没事做就顺手收拾了。”
谭宗明好像猜中了她的心事,头也不回的打开了门,回头冲她笑道
“还不快走?!迟到了别指望我心软,扣你工资。”
安迪被谭宗明的话逗得笑了起来,早晨起来绷着的一根弦也蓦地松了下来。
老谭果然还是老谭。
安迪正带着笑抬脚准备走出去的时候,突然一个惊醒,立在了原地。
“哎呀!”
谭宗明闻声回头过来,正好对上安迪头疼的表情,安迪抬头与谭宗明对视,忽的笑起来,映在谭宗明眼里,这个特殊的早晨便在他的脑海中留下了格外深刻的印象。
“我忘了今天约了小关跑步的……”
所以当关雎尔和安迪谭宗明出现在一辆车上的时候,气氛又有些尴尬。
关雎尔想起早晨出门跑步前,樊胜美与她说的话
“今天你就甭去了,安迪绝对不会去跑步的。”
樊胜美这样说,安迪也果然没有来。
又想起前一夜哪怕喝得站都站不稳,樊胜美也依旧在大门的猫眼处蹲守了半个小时。
关雎尔不是很懂这些,只是看着有些不自在的安迪和一脸疲惫的谭宗明,她好像又懂了这其中很小的一部分。
安迪送关雎尔到了公司之后,调头便朝谭宗明家开去,谭宗明望了一眼窗外的景色,笑着问她
“你这是要把我拐到哪去。”
“拐你回家!”
安迪顺口说完,忽然惊觉自己的话有歧义,那些原本就在她心里潜伏很久的一些‘小情绪’让她顿时紧张起来,说话都说不利索。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
谭宗明带着笑的眸子闪了闪,又瞬间低了下去,可声音却依旧保持得非常完美,让安迪听不出一点破绽。
“我知道。”
他说得平常,倒是眼中的落寞一览无余。
“可是安迪,还是直接回公司吧,我今天也得回公司,有几份关于收购红星的文件要处理。”
说完便闭了眼靠在座椅上,不再给安迪拒绝的机会。
安迪偶尔分心从后视镜里偷看他的身影,谭宗明决定的事情,安迪知道拗不过他,可是又真的不放心他回公司接着工作,他昨天本就喝了很多酒,还睡了一夜的沙发。
谭宗明好似每次都能看破她的心事,忽的捏了捏鼻梁,温和的笑起来
“好了,我知道了,我就回公司拿几份文件,然后就回家休息,可以吧?”
话中宠溺的气息一如往昔,只是原先的安迪懵懂不知,只当寻常,现在却蓦然听出了别样的感情。
“同意。”
安迪不自知的勾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调头将车又开回了公司。
将车刚刚停好,两人下得车来,谭宗明却又让安迪先上去,自己要去办点事。
安迪见了,也不好多问,只得收了车钥匙,转头上了电梯。
等她在办公室里再次看见谭宗明时,他拎着早餐,换了一身服饰,精神奕奕的站在她办公室的门口,一个恍惚,安迪还以为时间依旧停留在早晨阳光最明媚的时候。
“早晨只喝了豆浆,饿坏了吧?”
“还好,不是很饿。”
安迪的注意力全被谭宗明换了衣服这一个举动吸引了过去,谭宗明不觉,自顾自的将早餐摆在安迪的办公桌上,露出一个宠溺的笑容。
“那算是陪我吃的,好吧。”
说着将一碗热腾腾的米粥推到安迪面前,顺手移开了安迪手中还拿着的大叠资料。
“…………”
安迪没有说话,只默默的盛起粥来往自己嘴里送,满心的惊讶和感动让安迪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谭宗明细心至此,因为害怕公司里的流言蜚语会给她带来困扰,所以才与她前后脚走进公司,所以才匆忙在外换了一套崭新的服饰。
他一直都以这样寂静无声的方式保护着安迪,适当得体,绅士大方到安迪看不出他的爱慕。
安迪满心泛起的感动全部映在她的眉眼之间,抬眼看着谭宗明的眸中,模糊却带着些许甜蜜。
“老谭,谢谢你。”
谭宗明闻言轻笑,抬手轻点了一下安迪的额头,在安迪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便迅速的缩了手,好像从未有过这样的动作一样。
谭宗明看着她,只看着她。
就像今天早晨醒来握着她的手一样的温柔注视。
安迪怔怔的,谭宗明刚刚的那个动作是在美国他尚未知道安迪对人有抵触情绪时,常对她做的动作。
后来从养父母那里知道了之后,他便不再做了。
谭宗明以极其自然的方式表达着他对安迪的尊重,且十年如一日。
安迪看着碗里的热粥,心里像化开了的池水,风吹涟漪。
又突然听见谭宗明带着笑意的声音从对面传来,安迪抬头,对上他的眼,仿佛春天的花都开了,开在了她的心里。
谭宗明说。
我们不分彼此。

评论(48)

热度(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