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春风

可她是命。

【安谭】更好的人(八)

(ಥ_ಥ)今天晚上的欢乐颂我是拒绝的。
(ಥ_ಥ)不管怎么样反正安谭大法好。
٩( 'ω' )و 本文时间线混乱,奇点分手在安迪找到弟弟之前
——————————
安迪已经三四天没有见过谭宗明了,自从那天过后,也不知道他在忙些什么。
安迪偶尔想起他来,举起电话,却又始终按不下拨号键。
直到第七天的那个下午,谭宗明的名字映在了安迪闪烁的手机屏幕上。
老谭。
安迪忙不迭的接起电话,好似只要稍慢一拍,就会错过这个电话。
安迪将手机靠近耳边,口中还没来得及说出一句欣喜,便听那头谭宗明非常严肃认真的声音传来
“安迪,你现在来我别墅一趟,老严回来了,你开车小心一点。”
谭宗明临了也不忘了嘱咐安迪一句,可安迪的神经一瞬间就被拉紧了,也无暇去顾及,赶紧应了谭宗明的话,就匆匆挂断了电话。
安迪一路飙车来到了谭宗明的别墅,庆幸的是没有发生什么事故,谭宗明依旧和以往一样站在大门口等待着她,看着谭宗明几天未见如今却一丝笑容也无的面庞,安迪心头涌上一股不好的预感。
谭宗明站在那,安迪却想转身逃跑。
可她不能。
她必须要知道她弟弟的下落。
这是她回国的唯一目的。
安迪急切的走了上去,满眼的焦急映在谭宗明眼里,他只觉心疼。
“怎么样?是不是有我弟弟的消息了?他在哪?”
谭宗明看出安迪十分的紧张和焦虑,担心她胡思乱想,一时心急,一把拉住安迪的手,紧紧的握在掌心。
“老严就在里面,你要的结果也在里面,但是安迪,你必须答应我,必须保持镇定,无论结果是什么,你也绝对不可以胡思乱想。”
安迪怔怔的对上谭宗明的眼,在谭宗明的眸中,她看见了一个完全不像自己的人。
惊慌失措,惶恐不安。
可谭宗明的声音就像是魔咒,带着些许蛊惑的意味,安抚着她忐忑不定的心,他握着安迪手掌的温度,给予了她面对一切困难所需要的勇气。
安迪看着他,为了让谭宗明放心,她艰难的露出一个笑容,虽然虚弱至极。
“恩,我答应你。”
谭宗明看在眼里,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可他也没有别的方法来代替她承受,唯独只能陪着她一起面对。
谭宗明握着她的手更紧了,拉着她便进了别墅,刚走进大厅,安迪便看见老严一脸严肃的坐在沙发上,手边还有一个文件袋,安迪的心扑通直跳。
她知道,她弟弟的消息,她要的结果,全部都在那个纸袋里。
或生,或死。
安迪得到了消息。
恩,老严告诉她,她弟弟还活着。
对,还活着。
安迪震惊得连话也说不出来,她没有想到这么多年心心念念的弟弟竟真的还存活于世间,她之前做过太多的最坏打算,才会在这最好的结果到来时,反而不知所措。
直到她打开文件袋,看到里面的照片,她才恍然间清醒过来,那照片上男孩熟悉的眉眼和稚嫩的笑容都和安迪记忆中的那个可爱聪明的弟弟重合起来。
她竟真的,找到了自己的弟弟。
安迪这些年日日夜夜的思念和害怕慢慢积聚成了眼中的湿润,在看到照片上的男孩时瞬间找到了宣泄的出口。
“我找到我弟弟了……”
可她又是那般的倔强,从小养成的习惯不允许她在外人面前放声痛哭,就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抿着唇,咬着牙,可眼泪就是止不住的往下落。
“我找到我弟弟了……”
安迪泪眼婆娑的看着谭宗明,甚至举起手中的照片想给他证明,她没有说谎。
谭宗明看着她,心里难受得紧,他看了一眼老严,老严心里明白,起身便走了出去。
谭宗明起身坐到安迪身边,突然间觉得不知所措起来。
谁会知道呢,在生意场上游刃有余的金融大鳄谭宗明,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竟无力至此。
“老谭你看,真的是我弟弟……我找到他了……”
“他还是和小时候看起来一样的可爱聪明……”
“老谭,带我去见他好不好……”
安迪一览无余的脆弱让谭宗明看得心酸,听得安迪说话他更加的沉默。
谭宗明目光里满是心疼的看着强忍泪水的安迪,在心里暗自叹了一口气。
然后他一把揽过安迪的肩头,以一种绝对不容抵抗的姿态拥她入怀。
“安迪,我在这。”
他的嗓音本带着独特的磁性,却在这时有些哽咽和嘶哑,安迪先是一愣,原先强忍的泪水瞬间迸发,终究是在谭宗明的怀中,放声大哭。
谭宗明抚着她的背,他觉得,他总是要陪她一起面对的,谭宗明声音轻得仿佛是在哄一个即将睡去的孩子,他轻声的应了她,就像以往的每一次。
谭宗明说
好,我带你去见他。

评论(35)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