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春风

可她是命。

【安谭】更好的人(十一)

(ノಥ益ಥ)我不管我不管!!安谭大法就是好!!!
————————
安迪大概觉得她和谭宗明在她的邻居们面前是解释不清了。
一脸秒懂的樊胜美和坏笑得合不拢嘴的曲筱绡,就连邱莹莹也好像后知后觉的发现了什么。
“我们就先走啦,谭总晚安!安迪晚安!”
在曲筱绡一边嚷着一边还挤眉弄眼的给谭宗明使眼色,结果就是她的邻居们以光速撤离了她的家,怎么留都留不住。
忽然之间吵闹的空间里就只剩下了安迪和谭宗明两个人,气氛略微有些局促。
“老谭,你……”
“别说了,以你现在的精神状态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本来想着把你接到我那边去,想了想怕你认床,还是我过来吧。”
谭宗明站起来,也不给安迪拒绝的机会,径直走进了厨房,他也没注意到安迪眼里一闪而过的失落。
原来只是担心。
只是……
除了担心,还能因为什么。
安迪怔怔的想得出神,忽的发现自己竟开始在内心隐隐期待着什么。
她赶紧甩了甩头,将这些乱七八糟的心思抛出脑外。
一定是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
安迪这样安慰着自己,可她却没有去回想,其实这种期待,从很早以前就已经存在了,只是她自己还懵懂不知罢了。
“安迪!你饿吗?”
“恩……”
安迪喃喃的应了一声,等到谭宗明煮的面煮好端上来她才回过神来。
“诶……我刚才已经吃过了。”
“……那陪我再吃点。”
安迪觉得谭宗明这句话对于她简直是万能的,因为只要是他说了这句话,无论是十七岁时的乐队演唱会还是二十三岁时的环球旅行,安迪有求必应。
像是一种盲目的跟随。
陪在他身边总是好的。
安迪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笑起来。
后来谭宗明告诉她,那个晚上安迪看着他的笑容就像是个傻子,偏偏是一个能入得谭宗明心的傻子。
“还说吃过了,吃的比我还快。”
谭宗明含着笑打趣着坐在对面的安迪,这样的情形让谭宗明仿佛回到了大学时期,也是这样坐在安迪对面,也是这样含笑看她吃饭。
丝毫未变。
就像他的心一样。
“……”
安迪没有理他,倒是对谭宗明煮的面衷心赞叹,她也说不清理由,明明和邱莹莹用的同样的食材,同样的碗具,可就是谭宗明的显得格外的不一样。
奇怪。
真奇怪。
安迪想到这,抬眼看对面的人,忽的发现谭宗明也正在看自己,一个紧张,差点连口中的面都要喷出来了。
“慢点吃。”
谭宗明不知安迪心中所想,只无奈的摇了摇头,站起来倒了一杯热水放在安迪面前,安迪抬起水来,喝了一口
“谢谢。”
“唉,我说你啊,没我你……”
谭宗明本是忍俊不禁时脱口而出的话,却让他忽的噤了声,像是说错了什么话,气氛瞬间冷了下来。
安迪看谭宗明沉默的脸色,一时间也不敢开口。
过了好一会儿,安迪才试探着唤他
“老谭?”
“……没事。”
谭宗明对她淡淡的笑道,只是那笑容里,安迪总觉得隐藏着什么,看不清晰。
两人吃完,谭宗明收了碗筷,出来却看安迪埋在桌上,昏昏欲睡。
谭宗明走过去,犹豫了一下,也还是依旧将她叫醒。
浪漫的事情,他从不会做。
“安迪?进去睡吧,不用管我,我睡沙发。”
可安迪好像没有听到他说话一样,连头都没有抬,谭宗明忽的有一阵不好的预感,也顾不得太多,一把将安迪抱起,迅速走回了卧室,将安迪放下,伸手便探安迪的额头。
这时安迪有些转醒,她只是觉得脑袋有些沉,却突见谭宗明的脸渐渐靠近她,直至他的额头抵上安迪的额头。
他呼吸几乎全扑在了安迪的脸上。
灼热的,炙烫的。
安迪那聪明的大脑经历的人生第一次死机。
动弹不得。
谭宗明的唇几乎近在咫尺。
安迪的脸瞬间烧了起来,可她却像着了魔,怎么也移不开目光,这是第一次,安迪以这样近的距离接触着他。
一声。
两声。
安迪几乎能听见自己疯狂的心跳声。
“有点发烧啊……”
谭宗明自顾自的抬起头来,看着床上的人,觉得她真是不让人省心。
他也没有说错。
没了谭宗明,安迪以后可怎么办啊。
只是他不能说。
绝不能说。
“等着啊……”
谭宗明前脚刚走出门,后脚安迪就扶着床站起来,赶紧走到厨房,也顾不得那矿泉水是从冰箱里拿出来的,直接打开,就是一通乱灌。
谭宗明听得声响,赶紧跑到厨房,被安迪吓了一跳,一把夺过安迪手里的凉水,厉声说道
“你不要命了?!”
谭宗明直接把剩下的小半瓶水丢进了垃圾桶,沉着脸色,一点笑容也没有,倒像是真的生气了。
安迪弱弱的不敢出声,她太了解谭宗明,谭宗明很少对她发脾气,可是如果真的发脾气,就一定是她做错了。
可安迪心里的那些越来越清晰的感情谭宗明哪里知道,他不带任何的私心杂念,只是想照顾她。
其实又哪里有什么不带任何的私心杂念,谭宗明知道,他借故住进安迪家,又哪里不是因为喜欢她才做到这个地步。
只是望着眼前的这个朋友,他的这些心思,一万个说不得。
两人明明心意相同,可一方懵懵懂懂另一方又迟疑不决,一时间大眼瞪小眼倒是两人都乐了。
“你啊……”
谭宗明无奈的笑起来,也不去追问安迪刚才的心事,只把她扶回房间,又拿来发烧药督促安迪吃完,做完一切安迪认知里照顾病人应该做的所有事之后,谭宗明给她掖了掖被子,却没有一点要走的意思。
“老谭……你……”
“睡吧,我守着你。”
“…………”
这个夜这么静,静得只能听见两人均匀的呼吸声,谭宗明担心忧虑的模样,一个不小心,就落在了安迪的眼中,刻在了心上。
“老谭,我其实……”
“放心吧,你弟弟的事情我已经在办了。”
“只是要将他带回来还需要一些手续,你现在的状态,也照顾不了他。”
谭宗明以为安迪还在担心她的弟弟,一口打断了安迪几乎一时冲动要说出来的那些蠢蠢欲动,他伸手拍了拍安迪的被子,轻声得仿佛在说一个美好的故事。
“过几天,等你好些了,我们就去接他回家。”
安迪怔怔的看着他,那些到了口边的心事又忽的咽了回去。
安迪轻轻的握住谭宗明的手,也不去看谭宗明惊讶的眼神。
安迪也不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
只是在这一刻。
她只想着谭宗明。
只念着谭宗明。
忽然之间,安迪发现,她自始自终的依赖,也只有谭宗明。
“老谭,没了你,我怕我都活不下去。”
安迪喃喃的说着,安心的扬起一抹笑容,渐渐的睡去。
大约她会做一个好梦吧。
一个有谭宗明的梦。
谁知道呢。

评论(49)

热度(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