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春风

可她是命。

【安谭】更好的人(十二)

(ノಥ益ಥ)奇点有份,包奕凡有份,就是老谭没份!!我拒绝!!
(。ò ∀ ó。)反正就是安谭大法好!!我不管我不管!!
٩( 'ω' )و 第十三章应该就正式完结了!!
—— ————————
之后的几天啊,安迪几乎都要认同她的几个邻居的猜想了。
安迪想了想。
抛开一切主观因素,谭宗明和她,确实挺像同居的。
早上起来,总有热气腾腾的早餐和绅士温暖的谭宗明等着安迪,同他一道上班,一道下班,吃腻了酒楼西餐,谭宗明便会偶尔给她露上一手,倒是让安迪幸福感十足。
夜间闲暇时间,他倒是没有太多的话,安迪想起这个,就觉得头疼好笑。
谭宗明虽然没有太多话,但是他是坚决不允许安迪晚上工作的。
特别是在这段时间。
他甚至像一个监督员,陪着安迪看一些在安迪眼中并不是那么轻松搞笑的喜剧片。
可有谭宗明陪在身边,他偶尔添油加醋的解说和谈论,倒是让安迪发笑的主要原因。
时常谭宗明还能想到那些邻居,呼朋引伴,便能在安迪的家里开上一桌火锅。
安迪觉得,倒是谭宗明与她的几个邻居关系更好了。
总而言之,谭宗明的闯入,并没有给安迪的生活带来任何的困扰,两个人在同一个屋檐下的日子,安迪甚至开始享受起这样的生活。
有谭宗明的生活。
只是谭宗明已经连续两天没有回来了。
只匆匆的留下一句‘有事处理’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过樊胜美和曲筱绡在这两天里对安迪进行的连番轰炸,让她连想谭宗明的时间都没有。
敷衍也不是办法,安迪只得将她们带回了家里,一人倒上一杯红酒,仅此一杯。
“这几天怎么没见谭总回来呀?”
曲筱绡问得直接,倒像是已经确定安迪和谭宗明确有其事一样。
安迪眼也不抬,只盯着酒杯中的红酒,心中好笑。
“我怎么知道。”
“………安迪,你们吵架了呀?”
曲筱绡跳起脚来,倒像是比安迪还要急。
“谭总公事繁忙,偶尔有点紧急的大事要处理,也是可以理解的。”
说着瞥了曲筱绡一眼,又挑着眉看向安迪,话却是对着曲筱绡说的。
“安迪和谭总哪能吵架呀,这一天天甜甜蜜蜜的。”
曲筱绡会意,瞬间笑起来
“是是是,我说错话了。”
安迪看着两人一唱一和,心里觉得好笑,可想起两天未见谭宗明,心里有些难受。
“我也两天没有联系上他了。”
“电话呢?”
“没接。”
“公司呢?”
“两天没去了。”
……
曲筱绡听得一个激灵就站了起来,口中压低了声音也只有坐得近的樊胜美听得见她在说些什么。
“他这是吃干抹净了想跑啊……”
“你说什么?”
安迪一探身,曲筱绡马上噤了声,止不住给樊胜美使眼色,樊胜美有些为难,也不知道该怎么问,总不能开口直接问,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吧?
在樊胜美眼里,从那天晚上她在猫眼前面蹲守了半个小时,谭宗明都没有从安迪的房子里出来时,她就觉得大事已成。
可有时候看着安迪和谭宗明,又觉得她们之间好像有什么不对,或许真的像安迪所说的那样,只是因为朋友义气,所以谭宗明才暂时住进了安迪家,只是便于照顾而已?
樊胜美和曲筱绡分析了一个晚上,还是琢磨不透,所以这才趁着谭宗明不在的时候,抓着安迪想要问个清楚。
毕竟她们看着安迪上一段感情的失败,知道安迪是一个在情感方面完全没有经验的人,害怕她走了弯路,又错过了姻缘。
安迪只在一旁看着她们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又不说话,只觉得忍得辛苦,便笑着对她们说
“行了,你们别猜了,我和老谭真的什么都没有,只是朋友。”
“我不信。”
“我不信。”
“…………”
两人异口同声的回答显得格外整齐,安迪看着她们的样子想笑,又觉得脑袋有些疼,不知道该拿这俩活宝如何是好。
“哎呀,安迪,你是真的一点儿也没看出来?”
樊胜美拉下即将要坏事的曲筱绡,先踏了一步,走到离安迪最近的位置坐下。
“看出什么?”
安迪抿了一口红酒,忍俊不禁,樊胜美正要开口,曲筱绡却抢先一步,一边说着一边坐到安迪的另一边。
“看出谭宗明的心意啊!”
曲筱绡说得直白大方,反倒弄得安迪浑身不自在。
樊胜美见安迪不说话,以为点中了安迪的心思
“这谭宗明一表人才事业有成,和你正好配一对儿啊。”
“…………”
“你可别告诉我,你对谭宗明一点感觉都没有。”
“……没有。”
曲筱绡在一旁听得安迪下意识的否定,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却见安迪皱着眉一口饮完了杯中的酒,抬手又要去倒,才觉得这是安迪口不对心。
“安迪,你有什么顾虑,不妨告诉我,我曲筱绡一定能帮你解决。”
曲筱绡说得义气,实在是因为见过安迪上一段感情的失败而憔悴不堪的模样,在曲筱绡心里,安迪是坚强而无所不能的。
谭宗明却是这个看似强大的女人身后唯一所愿意依赖的对象,虽然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认识十几年,居然一点火花也没有?
这是曲筱绡最不能理解的。
谭宗明眼里明明……
安迪被她俩说得只觉得心中有一股气堵在她最为重要的地方,闷得她难受。
她摇了摇头,望着自己那天晚上还牵着谭宗明的手,轻轻的说道
“不是的,我和老谭,不可能的。”
安迪的声音嘶哑低沉,有些莫名的情绪低落
“为什么呀!”
曲筱绡觉得不可理喻。
明明郎有情,妾有意。
怎么还能这样磨磨唧唧。
樊胜美一把按下曲筱绡,示意她不要说话,听安迪说。
安迪抬起头,硬是挤出一个笑容,却难受得紧。
“因为我们是朋友啊。”
说完这句,刹那间安迪忽然发觉,原来自己内心深处竟是那么的期待。
期待什么。
期待和谭宗明有些什么吗?
除了朋友的关系,还能有什么。
安迪下意识的拒绝着,拒绝着自己内心里蠢蠢欲动的情感,和谭宗明一样,一想到二人多年的朋友关系,就止不住的退缩。
可是如果不是,那她又为什么会对谭宗明生出与以往不同的情感,是感动,是温馨,是甜蜜。
是不同于世界上所有人给予她的感受。
无限的安全感。
若不是对谭宗明抱着不该有的期待,那她又为什么会对热烈追求她的包奕凡退避三舍呢?
忽的安迪又想起第一次见包奕凡,谭宗明似笑非笑的开她玩笑,甚至还将包奕凡推到她的跟前。
或许谭宗明对她一直只是朋友呢?
想到这里,安迪莫名的难受起来。
可心中画面一闪,又突然想起那天清晨谭宗明轻点着她的额头,用世界上最温柔的声音对她说着,不分彼此。
安迪觉得自己的脑子怎么理也理不清这些莫名的情绪,曲筱绡眼疾手快,一把拉住安迪的手,也不管安迪的禁忌,大声的说道
“安迪,你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你别骗自己了,你明明就喜欢他!”
安迪突然怔怔的看着她,一时竟忘了挣脱,只见她被曲筱绡攥着手臂,却忽的扭头看向樊胜美
“她说的是真的吗?”
樊胜美一愣,然后才反应过来安迪是指曲筱绡话里说的,关于安迪刚刚的表情。
樊胜美无奈的笑着点了点头
“我看你啊,情根深种啦!”
樊胜美的声音像是一只大手,拨开了安迪脑中那些剪不断理还乱的枝叶末节,而在那之后,安迪赫然发现,那里,只有一个人。
原来她对于谭宗明所有秘不可宣的心事和不受控制的心跳,都能被一个词解释。
她爱上了谭宗明。
爱上了那个在清晨轻点她额头的男人。
爱上了那个在夜晚轻拥她入怀的男人。
那个永远以朋友自居,谦谦君子,却为她到处奔波的男人。
是了,安迪想。
她就是爱上谭宗明了。
且无可救药。
安迪这几天的阴霾仿佛一扫而空,豁然开朗,只觉得忽然空气间也都是谭宗明带给她的甜蜜的味道,满心的欢喜好似要炸开来,可安迪发现,哪怕她的心碎成一片一片,也都是不可言说的喜悦。
她抬头望着樊胜美,忽然笑了,眼中有千万繁星,莹莹闪烁
“是吧,好像也只能这样解释了。”

评论(53)

热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