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春风

可她是命。

【安谭】更好的人(十四)

(ಥ_ಥ)老谭今天晚上太虐,简直没眼看
又在虐我安迪,心疼死了
٩( 'ω' )و 但是还是要大喊!!!安谭大法好!!
————————
第二天清早,谭宗明意外的被安迪的电话吵醒,睡眼迷蒙的接起电话,就听见安迪活力满满,兴奋至极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老谭!现在去给小明买床吧还有衣服,裤子,鞋……”
“得得得,你说什么是什么,给我二十分钟。”
谭宗明无奈的轻笑着挂断了电话,安迪的这股子兴奋劲儿啊,只怕得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了,谭宗明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翻身下床。
没办法。
谁让他自己做出来的事呢。
自己受着吧。
谭宗明这样想着,可心里却乐开了花。
那个永远在大气层之外的安迪,终于降落到了地球表面,值得鼓励。
所以当谭宗明驱车赶往‘欢乐颂’小区的途中,他就顺带买了豆浆油条小米粥,他对自己给安迪的奖励很是满意,一脚油门就轰到了安迪家楼下,不带一点停顿。
安迪接到了谭宗明在二十分内打来的电话,刚走到电梯口时,正好遇上了同样出门的曲筱绡。
不过区别是,曲筱绡是去公司上班的。
而安迪嘛……
大概算是约会吧。
“哟,安迪,你这满面春风的是要打哪儿去啊……我刚刚可看着谭总的车就在楼下啊……”
曲筱绡坏笑着打趣她,她本就是瞅着谭宗明的车停在楼下,故意踩着点子来与安迪碰面的。
曲筱绡看得透彻,安迪这姑娘吧,不刺激刺激,永远不知道什么是主动出击。
“……我让老谭陪我去给我弟弟买东西呢。”
安迪有些羞涩,眼神到处乱瞟,就是不敢看曲筱绡的眼睛。
曲筱绡一脸明白的表情,伸手按下安迪害羞得忘记按的电梯键,甜甜的说道
“安迪~你都不像你了,居然知道害羞了。”
“…………没有。”
安迪嘴硬,可脸都快红成了苹果。
电梯门开,曲筱绡一步踏了进去,嘴上可不停
“哎哟,当初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谈到‘那方面’事情的时候,都没见你脸红,怎么,这谭宗明真有这样的魔法,把你变了个模样?”
安迪只盼着这电梯快点下去,她可经不住曲筱绡这一句接着一句的刺激,只觉得整个人都要钻到地缝里去了。
曲筱绡看她的模样越发觉得好笑,又不忍心再逗弄她,只好正声道
“行了,我也不打趣你了,今个儿呢,你就好好约会,至于那几个事儿多的邻居,我会打好招呼的,保证她们今天一个电话都不会打来骚扰你。”
安迪忽的想说什么,却见曲筱绡抬头古灵精怪的对她眨了眨眼睛,一个闪身出了电梯,安迪无奈,只得跟上,刚一出门,就看见谭宗明站在车边,对她微笑。
曲筱绡见状,赶紧闪人。
“哎哟,谭总,你可得好好看着点安迪,她刚刚说她胃不舒服,您可得注意着点。”
“啊?”
安迪一脸惊讶的看着曲筱绡,曲筱绡扭头在谭宗明看不见的视线里,对着安迪又调皮的眨了眨眼,然后迅速消失在了两人的视线中。
谭宗明听得一脸严肃的走到安迪面前,他高大的身影将安迪完完全全的笼罩在其中
“胃疼?是昨天晚上的菜有问题?”
“不是的……”
“不然今天别去了,我送你上去休息,让小明在我那多待几天,不碍事的。”
谭宗明皱着眉,想着一定是昨天的饭菜出了问题,一阵内疚,安迪听得谭宗明已经开始思考让自己回家休息这个选项一时情急,脱口而出
“已经好多了!不怎么疼了!”
说完安迪就开始后悔了,这不是顺着曲筱绡那个小妖精的话在骗谭宗明吗,这可是她第一次这样撒谎,而目的,却只是为了得到谭宗明的关心。
安迪对于这样的自己感到恼怒,可偏偏无可奈何。
谭宗明抬眼看着她,不确定的问道
“真的吗?你不用硬撑的,不然这样,你上去休息,你想要给小明买的东西,我去给你买。”
“不行!”
安迪一口否决了这个提议,转身自顾自的上了谭宗明的副驾驶。
“小明的东西我必须亲自去买,我真的好多了,没事的。”
谭宗明听她这样强硬的口气,知道拗不过她,只得上了车,系上安全带,忽然想起刚刚途中买的早餐,他便伸手向后座一捞,然后放到安迪面前。
“先吃点垫垫肚子,胃疼就别吃油条了留给我,把粥给喝了。”
谭宗明一边说着一边发动汽车,倒不见安迪看着早餐时眼里的暖意。
“说吧,现在先去哪。”
谭宗明把车开出小区,停在了路口,安迪喝着热粥,看了看窗外
“先去给小明选床吧。”
谭宗明得令,直奔家居商城。
安迪状似抬着粥在看窗外,可她的眼神明明在偷偷的轻瞟认真开车的谭宗明。
她忽然觉得,以前怎么没有发现, 谭宗明长得这样好看啊。
情人眼里出西施。
安迪的脑海里突然冒出这句话来,脸忽的烧起来,硬生生的移开余光,不敢再看谭宗明。
安迪觉得吧,自己的病是越来越严重了。
偏是不治之症,唯有谭宗明能解。
谭宗明哪里晓得安迪心里的千回百转,只当是安迪习惯性的安静与沉默,他也习惯了不去打扰。
这两人偏生得这样般配,却还是浑浑噩噩蹉跎了这么多年。
忽的谭宗明眼神一闪,一脚刹车把惹眼的跑车就停在了路边。
匆匆解下安全带,在安迪询问的注视里下了车,安迪透过车窗看着谭宗明一路小跑进了一家药店。
安迪蓦得笑起来。
比初升的太阳还要灿烂。
她看着谭宗明从店里走出来,带着微笑向她而来。
这是她的谭宗明。
安迪满心的甜蜜。
谭宗明开了车门上了车,把药递给安迪,又不知从车上哪里拿出一瓶水。
“快吃。”
安迪看着眼前的的药和水,虽然感动,可是头还是疼。
可没有办法,自己撒的谎,硬着头皮也得圆回来。
谭宗明亲眼看着安迪把药吃了,这才放下心来,系上安全带,发动汽车向今天他们的第一站驶去。
到达家居城,谭宗明刚刚将车停好,转眼却见安迪一动不动的盯着他看,他有些好笑。
“怎么?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说着谭宗明摸了摸自己的脸,又看了看安迪含笑的模样
“没有。”
安迪笑着移开目光,直直的坐起来,把腿上放了许久的‘早餐’递给谭宗明,不给他反应的机会,就下了车。
“你说留给你的油条,我没偷吃。”
谭宗明楞了一下,看着手里已经半凉了的油条,突然笑出声来。
这个安迪啊……
谭宗明紧跟着下了车,一边走向安迪一边还真的吃起了油条。
安迪回头看他一眼,吃惊的说道
“我逗你的!你还真吃啊!”
谭宗明浅笑着从她身边走过,对她说道
“你留给我的,我哪敢不吃,大不了陪你一起胃疼嘛。”
说着留给安迪一个极其潇洒的背影,安迪无奈的摇了摇头,却只感觉到了来自谭宗明无限的宠溺。
一种极其细微的暧昧萦绕在安迪心头,挥之不去。
安迪从未体验过暗恋一个人的感觉,如今身在其中方才知道个中滋味。
总觉得谭宗明的每一个有心或无心的举动在安迪心中都能默默的咀嚼嚼碎,反复品尝,最后都通通将它自顾自的定义为能使自己愉悦的心动。
安迪跟上谭宗明的脚步,刚走进家居城,迎面便上来一个导购员,开口便礼貌的说道
“两位想要买些什么?”
“床。”
安迪抢先一步在谭宗明前面开口,不过那个导购员好似理解错了含义,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一对男女,说道
“两位是要结婚了吗?恭喜恭喜,婚床在……”
“……不……不是……”
安迪红着脸窘迫的打断了这个‘没眼力’的导购员,抬头看了一眼谭宗明,谁知谭宗明却在一旁眉开眼笑,仿佛在看热闹一般,倒似全不在意。
“诶……那……”
安迪死死的盯住谭宗明,谭宗明实在招架不住,只好出声,带着强烈的笑意。
“只是来挑普通的单人床而已。”
他的声音听在安迪耳中,只觉得整个人都要站不住了,安迪瞪了他一眼,赌气的朝家居城里走了去,导购员有些尴尬,抱歉的对谭宗明笑着,谭宗明看着安迪的背影,面上浅笑。
“没事,走吧。”
之后两人顺利的挑了一张大小合适的单人床,与店家约定了送货时间,就匆匆赶往下一个地点,这个才是非得叫上谭宗明的主要原因。
安迪从来没有给别人买过衣服。
更何况是男性。
所以她才得借鉴一下谭宗明的想法。
在一开始谭宗明还以为只是帮忙拎包而已,到后来看着安迪一脸惊讶的站在男装店里向他求助的时候,他就知道今天没那么简单了。
考虑到何明的心智和年龄,谭宗明带着安迪进了一些运动服装店,安迪每拿起一件就要往谭宗明身上比划,好像是在帮谭宗明买衣服一样,可谭宗明的风格与运动类格格不入,店员们相继投来的目光让他有些略微尴尬。
不过看着安迪兴奋之色溢于言表,他也只得在心里苦笑一声,便由得她去了。
逛了大半日,两人手里一时间都是大包小包却也终究把要买的东西全部买齐了,两人把东西全部放到后备箱里,便都上了车。
安迪一上车就松了口气,仰头靠在副驾驶座上,累得半死。
可她眉眼间却是高兴的。
谭宗明笑着把水递给她,又看安迪满头大汗,拿出纸巾,看了看忙着喝水的安迪,犹豫了一下,便伸手帮她擦拭着脸上的汗水。
安迪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可身体上却一动不动,只侧眼看着他
恩……
谭宗明的睫毛真长。
眼睛真好看。
“老谭……”
“恩?”
谭宗明还在仔细的检查安迪脸上还有没有汗水,就听安迪熟悉的声音传来,仿佛喃喃自语
“你真好看。”
“…………”
谭宗明惊讶的抬眸对上安迪漫着笑意的眼,并为之沉醉。

评论(77)

热度(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