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春风

可她是命。

【安谭】更好的人(十五)

٩( 'ω' )و 安谭大法好!每天一喊!!
( ー̀εー́ )今天老谭挥拳暴击!!!!打他!!揍他!!
(ಥ_ಥ)但是为什么觉得你这么落寞啊,我的老谭。
————————
之后何明顺利的搬进了安迪的家,说是顺利,其实也并不怎么顺利。
何明安全感极低,虽然是见过安迪,可当谭宗明那天晚上准备起身离去的时候,何明却还是拉住谭宗明的衣角硬是不放。
仿佛是害怕谭宗明把他丢弃在这里一样。
谭宗明弯下腰轻声的哄着他,告诉他安迪是他的亲姐姐,以后就要由安迪照顾他了。
安迪站在一旁听得紧张,只怕谭宗明说话一个不小心会引得何明伤心。
可无论谭宗明好说歹说,何明就是不撒手,死死攥着谭宗明的衣角,面色苍白。
安迪看在眼里,知道何明还未对她放下戒备之心,心里一阵黯淡,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听何明的声音颤颤巍巍的传来,隐隐透着倔强。
“哥哥,一起。”
谭宗明无奈的抬头,看见安迪暗暗求助的眼神,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轻轻拍了拍何明的头,转身又坐了下来
“好,哥哥一起。”

在之后的几天里,谭宗明俨然成了何明的私人老师和安迪的私人厨师长。
每天晚上就给巴掌大的地方让他睡觉,到头来还要剥削他的劳动力,可每天都能看见安迪的笑容,谭宗明又觉得自己赚大发了。
不过看着何明一天天的与安迪越发亲近,不再畏惧和抵触安迪,谭宗明内心是非常开心的。
大概这就是骨肉天性。
没过几天,等到何明完全适应了之后,谭宗明便功成身退,借故与何明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便溜了回家。
不过当天晚上谭宗明就躺在舒适柔软的床上失眠了,他竟睡惯了安迪家的沙发,如今回到自己家却还睡不着了。
谭宗明不自觉的感叹。
习惯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
就像他习惯了在每晚与何明安迪一起吃晚饭。
习惯了洗完碗后看着何明画画偶尔指点一二。
习惯了每晚与安迪道一声晚安后才能放心入眠。
恩。
他的习惯太多,甚至连空气里安迪的气息他也已经习惯了。
谭宗明坐起来,把枕头立起来垫在身后,靠在上面,他环顾四周,突然觉得他的家是如此的冷清。
习惯得太过,谭宗明竟有些耐不住寂寞。
他有些想安迪了。
他抬手拿起电话,左翻右翻,却还是将安迪的电话号码映在了屏幕上,谭宗明怔怔的看着那用十几个简单数字拼凑成的‘咒语’,只要他按下拨号键,他就能找到安迪。
他看了许久,久到手机屏幕都暗了下来,他才蓦然转醒,眸中似万丈深渊一般深不见底,仿佛有一层浓稠的黑雾笼罩其中,模糊得看不清背后的情绪。
谭宗明唇角忽的勾起一个弧度,眼中隐隐翻滚的复杂似一声叹息回荡在这个清冷的夜。
他终究,还是没能打出去这个电话。
忽的,一声响铃吓了出神的谭宗明一跳,手机随之振动起来,安迪的名字闪烁在屏幕上,谭宗明怔怔的看着,突然笑了
“喂。”
“……老谭吗?”
“怎么了?”
“…………”
安迪的声音从电话里传过来,谭宗明心里的那些阴霾瞬间消散,都是满满的开心。
“……你在……干什么呀。”
“……在……看资料。”
谭宗明无奈,总不能说在想你吧。
“噢……”
隔着电话谭宗明都能感受到气氛的尴尬,两个各怀心事的人凑在一起,偏又一个害怕开口,一个不知道怎么开口。
“那个……老谭啊……”
“恩?”
“明天,你有时间吗?”
“怎么?”
“就是想带小明去游乐场玩一圈……如果你有事的话就……”
“我明天有空。”
谭宗明自己都还没反应过来,却不由自主的答应了下来,虽然他知道,不该应。
不该再靠近安迪了。
既然已经做完了该做的一切。
就该退回到原来的位置。
这是他如今所有的想法。
可是总是下次,下次,再下次。
谭宗明开始害怕,会有控制不住自己的那一天。
“那就好!那我先挂了,明天见,老谭。”
安迪欣喜的声音消失在电话那头,谭宗明挂了电话,楞了半晌,忽的笑起来。
“晚安,安迪。”

谭宗明从未见过这样开怀大笑的安迪。
仿佛她才是那个看见游乐场就激动不已的小孩。
在旋转木马上温柔微笑。
在碰碰车上进行儿童式飙车。
在云霄飞车上放肆尖叫。
噢,对,在云霄飞车上时,还悄悄的握住了谭宗明的手。
恩……
安迪以为暗示得足够明白,可谭宗明哪里知道安迪对他的心思,倒是对自己异常的心跳于安迪感到抱歉。
谭宗明觉得自己的不越矩已经渐渐变得不那么可靠了,安迪只要向他靠近哪怕一小步,他就越是忍不住的想要靠近更多。
人的欲望总是没有止境的。
得到了一些,便想要得到更多。
正是这种来自本性的贪心,让谭宗明害怕会因为这个而伤害到安迪。
他的顾虑太多,只能小心翼翼。
“老谭?”
“诶?”
谭宗明回过神来,看着靠在栏杆上的安迪正浅笑着看着他,那天天气很好,安迪穿着一件背带裤,显得活力满满,阳光洋洋洒洒的落在她的身上,倒叫谭宗明想起了原来在国外上学的时候,不变的是依旧让谭宗明挪不开眼。
“安迪啊……”
“恩?”
“我……”
“姐姐!”
“恩?!”
安迪转眼去看何明,何明拿着什么向她跑来,她急忙开口
“慢点跑!别摔着了!”
何明跑到她面前,抬起手里的画板,开心的说道
“姐姐!哥哥!”
安迪接过画板,上面赫然画着两个人,双手交互。
谭宗明蹲下来,扶着何明的肩膀,看着那副画,轻笑着与他说
“这是你画的,哥哥和姐姐吗?”
“恩!”
何明乖巧的点了点头,谭宗明含笑抬头看了一眼安迪,安迪目光闪烁,害羞得不敢看他。
谭宗明转头又与何明轻声说道
“那你呢?怎么没有你。”
何明想了想,提笔在安迪那画上又加了一个小人,手牵着旁边的大人。
然后灿烂的笑起来,指着小人牵着的那个大人说
“姐姐!”
安迪看在眼里,只觉得整个人都沉浸在幸福里,她注视着那副画,旁观着谭宗明与何明两人玩笑的交流,她看着谭宗明的脸,忽然想起昨夜她与何明聊天,何明说的话。
原来谭宗明那几天在孤儿院一直陪着何明,一点一点的将安迪的事说与他听,最后何明能回到安迪身边,谭宗明是最大的助力。
“哥哥!很好!说姐姐很好!”
突然间安迪觉得这个夏天是这样的美好,连风吹也都是甜蜜的味道。
而她与谭宗明。
也就,只差那一句
我喜欢你而已。

评论(70)

热度(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