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春风

可她是命。

Criska/盛夏〔壹〕

CK/KC,BE不喜勿入。
禁止以各种方式转出lofer。
——————
克里斯。
我不爱你。
嘭——
像绽放在他心上的荆棘,割不下舍不掉,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伤口一点一点的腐败溃烂。
是他喉咙里结了痂的疤,只要他想说话,那难以忍受的铁锈味便漫上心头,浸到他的心底却仿佛染上了时光。
他都能闻见那湿润的草皮被马德里的阳光照射过后散发出的清香味,带着独有的明亮稳稳的占据了他心内最隐蔽的一角。
连带着那站在那草坪上,冲他灿烂微笑的人。
‘克里斯!快来!’
那人叫他,所以他便冲他跑去。
卡卡喜欢足球。
克里斯也是。
卡卡喜欢在足球场上奔跑时耳边无尽的风声。
他的说法总是带着他独有的浪漫。
克里斯就没有这些说法。
但是克里斯也喜欢。
卡卡还喜欢阳光。
他说西班牙的阳光总让人慵懒放松。
克里斯那时也只是笑。
这么巧,他也喜欢。
你看,他与他有这么多共通之处,所以到最后当克里斯在西班牙令卡卡愉悦的阳光里,在卡卡最喜欢的草坪上,当克里斯眼里的光几乎要盖过了那天边的太阳。
‘我爱你。’
‘卡卡。’
当那温度达到最高,当那情感无法控制,当那西班牙的夏日成为绝响。
便入寒冬。
是卡卡长久的沉默不语,是卡卡决绝的转身离去。
而那原本散发着慵懒的阳光也蓦地变得毒辣,那原本和煦的微风也只差要让克里斯倒下。
事实上他确实那么做了。
嘭的一声倒在那草坪上,那是克里斯与卡卡最熟悉的草坪。
克里斯躺了很久,渐渐的,他才感觉到疼痛。
他慢慢的翻了个身,匍匐在草地上把脸掩在了手臂上。
可那心口真的太疼了。
疼得他不得不蜷缩身体,妄图止住那莫名的悲伤。
可克里斯做不到。
直到那西班牙明媚的太阳落下,那孤独无助的身影才颤抖着哭出来。
克里斯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就像他依旧不明白,明明他与卡卡喜欢的东西有这么多相同,微风,阳光,足球。
这么多的相似啊。
可唯独这一点,他与他,完全不同。
可克里斯不懂,就像他不懂其实他喜欢的没有那么多,也没有那么巧,只是刚好喜欢上了这么一个人。
那人喜欢微风,克里斯便也觉得微风和煦。
那人喜欢阳光,克里斯也就爱上了光明。
克里斯原本想告诉卡卡,如果他也和他一样,那他就不需要那些了。
微风,阳光,甚至是空气。
卡卡会成为他的全部,成为他生命里最灿烂的欢喜。
可卡卡离去的背影仿佛也带走了这些。
克里斯知道,卡卡不会再成为他的欢喜了。
或许,他会成为卡卡最大的厌恶。
这是他承担的风险。
我爱你。
卡卡。
为了对他说出这句话,克里斯什么都不怕。
他就是这样的人。
爱的,告诉你,恨的也告诉你。
‘卡卡。’
只是很可惜。
那湮灭在他颤抖的声线里,消散在这无星的夜空中。
克里斯的真心照不亮这夜。
也再也,等不来那个人。

评论

热度(9)